這個世界明明是彩虹漸層的,但多數人的眼睛還是只能看到黑白兩色。因為那種難以被定位的東西,會讓人無法捕捉、難以評價、思考。

 

我不是要講伊索寓言裡面,蝙蝠在鳥類與獸類兩邊遊走的騎牆派,或是論語之中,「舉之無舉也、刺之無刺也」的鄉愿。而是想來談一下,綠黨是政治還是社運的兩棲之辯

 

傳統政治人物的眼中,綠黨就是一個社運團體,選舉就是選理念不是想選上,永遠選不上的一小撮人,因為綠黨不像一般灑大錢的作法,是「選假的」。這種惡毒的講法,是為了鞏固其壟斷政治市場的現況,希望有一天,最好就是這一次,大家用政黨票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

 

對一些社運團體來說,選舉登記前接到綠黨的電話要關機,因為怕被遊說/陷害參選,還有,綠黨就是會在一般的論述之外,還要牽拖「政治」是必須解決、不可放棄的戰場。平時呢,反正綠黨就是社運團體,大家就一起幹活吧!

 

以上兩種人,對「黨」不起過敏反應。

 

對於另外一些社運團體,或者運動性不強的民間團體(NGONPO或定位不明者),他們就是對「黨」這個字過敏,既是黨,就是政治人物,就概括承受了所有加諸於「政治」的負面形象與情緒

這些過敏症,又分兩種,一種是「後天型」的,一種是「先天型」的。

 

有人被「黨」咬過,見黨便退避三舍、保持距離,姑且將之視為虛無,用白話文來說「我們被民進黨騙夠了」,這是後天型

先天型並不虛無,而是務實地去政治化。面對像綠黨這樣還沒有取得政治實力的黨,就說你是「黨」,所以請不要涉入純民間的活動。但是如果是已經取得政治實力的黨,則奉為上賓,因為,這是XX市長、XX委員、XX議員,甚至是代表國家(好偉大啊)的元首、副元首,所以要尊重。

 

去年參加某一場愛動物的遊行,主辦單位說,不可以有旗幟、標語,因為站出來是幫動物說話,我偷偷發了傳單,主辦單位便給我警告一番,我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但是滿頭大汗的走完遊行(頂著樹人裝哦),休息片刻,在充滿冷氣的大禮堂裡(環保嗎?問他們吧),卻有遊行過程中不見人影的「市長」出現,上台致詞後匆匆離去,媒體一窩蜂黏在旁邊,問一些跟活動毫不相干的事。這主辦單位腦袋在想什麼?我沒有興趣去搞清楚,不過我今年就不參加他們的遊行了。

 

對於後天型的過敏患者,我是同情他們的。

雖然「原來不是同路人」的感覺還更強了一點,心情更差了一點。

我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發了採訪通知、新聞稿,到了現場,也尊重大家把背心脫了,各參與單位都發言了,我們被跳過,記者會就結束了。有些記者是收了我們的採訪通知才來的,遲到還打電話問我記者會進行到哪個階段;有記者有事沒法到,還問我記者會每個人發言的摘要內容。

 

傳統政治人物可能就上演搶麥克風大戰了,但是事情其實可以有其他處理方式:

A.雙方有默契地宣布這場記者會結束,隨即下一場記者會開始,可以滿足過敏者的潔癖,這種作法我是真的安排過。

B.我們可以不用黨的名義發言,但是改用其他環保團體的名義發言,綠黨黨員幾乎沒有不參與其他環保團體的,這種作法更是常見,尤其是在某些官方場合或學校。

 

對我個人而言,每次參加記者會,就是在吸收眾人的功力,罰站幾十分鐘也是頂有收穫的。至於我的觀點(詳見下一篇),對眾多參與者之間的交流有沒有幫助,那是主事者的問題了。

 

其實,我最高興的是,審查我碩士論文的徐老師,在這十年來都沒見面,只能從報紙看他的文章,能藉這個機會當面說謝,真的是很高興

但這場合,就像是當年跨校學運社團總是上街頭才見面,或是親戚間因為喪事見面,有點悲哀。

 

記者會結束,綠黨有幾個人進去國會遊說。中午某位立委來電報喜,說他們黨團一定會提朝野協商來擋,但到了晚上,他的助理卻又來電報憂,說「擋不住了」。這一天像洗三溫暖,希望明天能有奇蹟出現,又說「擋住了」。

 

社會運動既是在街頭的記者會,也是在國會的屋簷下,恆久地既聯合又鬥爭……

綠黨,既是社運團體,也是政黨。

 

07.12.18 BY 潘翰聲

 

[環保團體共同連署書]
亡羊要補牢,變賣農地不可成為農民的生存之路

http://gptaiwan.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17.html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yp
  • 寫得好。相信許多綠黨人心有戚戚。
    還有一種會對黨過敏的「社運者」,文中似乎沒有寫到,也不知道他們是先天或後天型(都有可能),或許可命名為「反政府,但不反政治型」。所以,如果你從頭到尾堅持自己是社運團體,就算參選也是無黨籍參選,而且(最好是)完全不以當選為目的,則他們很爽地支持,視之為政治鬥爭的一部分。但,如果你組成了「黨」,且真的想當選,而藉各種機會公開拉票(甚或是沒有公開拉票而只是秀出「綠黨」之名參與討論),他們就不以為然了,覺得被利用了,更激動者還會當場噱你:「不要來這裡騙選票」。
    這就是真實發生在台社一個「公共論壇」,「社運者」對待綠黨人的劇碼。
  • Kati'
  • 台灣的年輕民主發展對黨過敏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最近因為巴伐利亞執政黨想要擴建慕尼黑機場第三起降道
    群起反對
    不管是綠黨 其他政黨 或是環保團體 文化團體 或是 我居住的小城 以及其他的小鎮
    沒有人會區分 黨或非黨
    只要在議題上意見相同類近 都可以結盟
    對黨過敏 應該是 過度潔癖的結果
    如同從來沒有聽過或看過德國的父母訓斥小孩說 地上很髒 起來 不要在地上玩
    乾淨過頭 其實接踵的是更髒
    加油了!!!
  • ☆小林★、求真、論理、心怡怡園地
  • 碰到白癡!動腦筋也沒轍!
    唉!有事沒事都一樣的就叫白癡!
    地球不再轉!就能搞環保懂嗎?
  • 壞嘴巴
  • 此則為私密回應
  • Barking
  • 火箭怎麼上太空的?放屁衝上去的阿XDrz
  • ☆小林★、求真、論理、心怡怡園地
  • 時代的巨輪在往前走,要講環保!~我的答案是 = 廢話!
    二戰後人口由二十幾億到現在,目前人口~已經是六十幾億了!
    然後幾十年來沒有戰爭!而使得工業技術、資訊科技都發展的很快!
    尤其人口膨脹的最快,因而未來污染只會更加嚴重!
    要環保~我的方法是最有效的!也只有這一招有效!~其他的都是放屁!
    火車在往前走的時候,要放屁吹停它? 可能嗎?
    萬靈丹~人口減掉三分之二就有用了!其他的方法!都是放屁消氣而已!
    要減掉人口那麼多?~可以嗎?~答案當然是不可能!
    建議把有效的資源,用在民生議題、改革的法案上吧!
     
  • Barking
  • jackie那你會對青菜和大樹過敏嗎?
  • jackie
  • ㄏㄏㄏ 我對綠色ㄉ 通通過敏 被嚇8年ㄌ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