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價的問題,被消基會操作得很「成功」,很多媒體跟政客都相當配合,「尊重市場機能」的蛋頭經濟學者也幾乎噤聲。從長遠看,低油價真的不是大家的福氣。

 

我把上週去參加經濟部會議發言稿的一部份拿出來,蘋果稍微修改了一些文句就登出來,完整的內容與想法,找機會再跟大家分享。

 

 

市場經濟不容搞民粹

 

 

刊載於2007/08/17蘋果日報

潘翰聲(綠黨秘書長、曾任投信基金經理人)

 

雖然能源局長張惠青在貴報8/1以專業護衛浮動油價機制,但在「民意」與政客選票盤算下,中油計價公式做了調整,並加入「漲停板」的限制,消費者團體與政客卻依舊嚷嚷不願接受,說穿了就是「給我便宜其餘免談」的民粹心態作祟。最近股市因美國次級房貸風暴而崩盤,並沒有人要求政府出來護盤,因為兩千年全球股市崩盤之際,國安基金逆勢護盤造成鉅幅虧損。而在高油價時代,政治力若想再干預市場,其代價絕非台灣所能承擔。

 

從長期景氣循環的眼光來看,包括原油在內的原物料長年大多頭,需求面是中國等新興工業國的急速成長帶動,供給面卻因前一波景氣收縮缺乏投資受限,供需不平衡的結構調整至少還需三到五年時間。原油市場的供給面臨更為嚴峻的挑戰,一方面是舊油田逐漸枯竭的速度將超越新油源的增幅,全球原油產能峰值將在五到十年內出現的理論,已經改寫以往所謂「四十年後無油可用」的蘊藏量理論;另一方面,則是布希主政下的美國,其軍事外交的帝國主義傾向愈來愈明顯,中東、南美等富藏原油的區域更為不穩定,加上海洋氣溫上升、颶風頻率與強度增加,都導致供應中斷的風險一直存在。

 

許多金融市場的長期原油價格預估直指百元,一旦這股全球市場的高油價汛期來襲,一國政府想築起什麼機制來減緩衝擊,猶如螳臂擋車。在2005年油價飆漲的波段,中國政府管制油價下,連國營的中石化都偷偷把油賣到國外,導致廣州油荒社會動盪;印尼則更為悲慘,由於國營油公司虧損連連,外資預期其經濟體系將無法負荷,逃難的資金讓印尼盾重貶,最後油價被迫一夕暴漲以貼近國際市場,人民遭受雙重打擊苦不堪言。連這兩個擁有自產油源的國家,都不能抵擋市場趨勢,像台灣這樣能源幾乎百分之百依賴進口的彈丸小國,有何實力干預市場?

 

台灣真正該做的是,全力進行產業結構調整,並往自主的再生能源轉型。偏偏民粹之風從政治吹向經濟市場,彷彿鬥垮中油、抹黑員工,就能讓油價下跌。對比之下,台塑彷彿是民營化楷模的資優生,姑且不論政府在水電、用地取得上的不當協助猶如變相補貼,其設備的後進優勢,讓他得以購入低價的高硫重質原油,產出較高比例的高價油品,而中油卻還要負擔供應國內低價燃料油市場的政策任務。在種種出發點不平等之下,如何說台塑的經營效率高於中油?

 

輿論對成本公式錙銖必較,根本就搞錯方向,任何有產業經驗的人都知道,成品價格未必是由原料成本決定的,反而是受到市場供需的影響更大。然而國內油品市場並非自由競爭市場,輿論質疑中油與台塑是否涉及聯合壟斷抬高油價,但多年前艾克森石油投訴公平會,卻是質疑兩家公司以低價防堵國外競爭對手進入市場。目前政策「維持亞洲鄰近國家最低價」,就是油價機制無法自由化、正常化的源頭

 

前一次石油危機,歐洲國家努力轉型,這次油價飆漲,不但受害較輕微,甚至其再生能源產業,以及節能技術公司,反而大發利市。負責任的政治人物,眼中不能只有短期的選票,而應該要清楚告訴民眾高油價趨勢的事實,並提出因應之道,甚至導入能源稅等市場工具。沒有綠色遠見與社會責任意識的消費者團體,短時間之內彷彿打了一場勝仗,但未來油價高漲的時代,戒不掉小汽車的油癮則越不利,將是當前劫貧濟富的現世報

創作者介紹

給地球噗仔聲-潘翰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186
  • 沒辦法,基本上大家都是自利的,像是燃料稅隨油徵收,
    課徵證所稅,取消軍教免稅,買車需自備停車位,這些
    法案沒有人敢提,只能說這是共業。
    其次執政黨也沒有魄力改革公家機關的效率,若是中油
    有競爭力,台塑集團還能賺取暴利嗎?
    公家機關應該好好檢討薪資的年資制,年資並不能代表能力,
    應該是以業務內容來核薪,當國營事業有競爭力,很多問題也
    會跟著改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