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載於2013/5/28蘋果日報

義美爆發小泡芙使用過期原料,同一天,餐飲食材供應商銘哲行負責人則因變造有效日期依《詐欺罪》被羈押。從幾年前毒奶粉的三聚氰胺、塑化劑,到這次的毒澱粉和毒醬油,則是將不應出現的工業原料混入食品,屬於較高層次的黑心食品犯罪。基因改造食品和美國牛肉的狂牛症風險,則是史上最大規模的毀壞人類與地球的健康,更是制度性劫貧濟富,此時全世界正有數百萬人同步抗議基改的孟山都壟斷集團。對於相對情節較輕的義美,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長康照洲既然都嚴斥為犯罪行為,政府當以適當比例的標準自我期許,並同等要求統一企業等更大規模的食品通路業者負起社會責任,杜絕更嚴重的食品詐欺,捍衛國民健康。

浪費       

一些媒體跟著鄉民起哄『還有什麼可以吃』,其實混淆了不同層次的風險。食品工業評論家特拉姆.史都華(Tristram Stuart)在《浪費:全球糧食危機解密》一書說道『恐懼代替科學常識為我們做日常選擇,實行過份嚴苛的標準而造成普遍性浪費』,談的雖是「賞味期限」的新鮮感迷思,與「保存期限」的食品安全準則不同,他也提醒『沒有人有能力衡量究竟是公共食品安全重要,或是垃圾問題重要』。

 

義美事件震撼國人,主要是他的品牌形象「做餅是老實人的行業,良心的事業」深植人心,其危機處理失當,傷害了台灣社會極為難得的誠信資產。卻少有人討論其「犯意」,會不會是因為珍惜食物的企業文化,反而身陷風暴。一般食品廠商的蛋糕邊等「垃圾」,被他留下來以較低折扣出售「NG蛋糕」,因為價格效益比高、數量又有限反而搶手;或是將土司切邊以巧思再製為條狀餅乾,甚至暢銷的巧克力脆片其實也是來自另項產品的廢料,一步步往循環型社會的理想邁進。當年「會斷貨的鮮奶才是好鮮奶」等策略,避免不當迎合消費者需求,反而引導消費者思考食物生產方式,都是化劣勢為優勢的經典行銷。

 

義美自設六千萬元的實驗室檢驗所有原料,讓他在塑化劑事件中毫髮無傷,博得好名聲。但是,模範生既沒有法律豁免權,也沒有犯錯的特權,義美過度自滿於科學技術的倚賴,自以為標籤上過期的原料,只因檢驗後沒有實質腐壞,就大膽使用,輕忽了法律食品安全的標準,以致於重創商譽。幸而其生產履歷,規規矩矩連使用過期原料都清楚紀錄,如果真的沒問題,應可以在承認錯誤的前提下,公佈各批過期原料的檢驗紀錄報告,讓消費者安心。

 

至於受害消費者的賠償與補償,業者不妨發揮其影響力,支持消基會所主張的立法設置「消費者保護基金」,以追討業者不當利得。環境立法要求高污染風險產業,依營收提播固定比例成立土壤及地下水污染整治基金 ,食品業和化工業也可考慮比照辦理,挹注基金規模。

 

公民團體以高標準監督企業是天經地義,但風險判準得避免抓小放大。一般人依著新聞節奏,不吃正在被熱門報導的黑心食品,卻大啖另一樣毒性更高的食品,理性失控對健康傷害更大;而阿Q且虛無的說「反正沒有一樣安全的」,自暴自棄正是黑心商人最希望你做出的反應。

現代政府很少令人安心,黑心政客的社會信任度也敬陪末座,我們很難相信政府可以為食品把關,但我們可以要求國會趕快制定《飲食教育基本法》,讓每個孩子建立「吃食物不吃食品」的正確觀念,才是從根守護健康、環境與文化。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載於2013年03月27日蘋果日報

不要再有下一個蘭嶼   

反核旗以台灣地圖襯底的主題「不要再有下一個福島」,講的是未來核災的瞬間毀滅性風險;原住民也用蘭嶼地圖為底,做「不要再有下一個蘭嶼」海報,談的是當下日常生活進行中的點滴核害。亞太綠黨聯盟在福島核災兩週年跨國記者會上,便呼喊這兩句口號,期望人們負起責任,不要把核害帶給下一個世代。

 

反核者策略運用核廢料議題意圖堵住核電的屁股,便沒法運作,既反對核廢料最終貯存場,也生出核廢料哪安全不如放總統府」的民粹說法,或貌似環境正義的「各縣市依公投支持核電比例分配核廢料」。最近「忽然反核派」出頭,「反核四不反核」有鄉愿媚俗之嫌,茫然不知用過核燃料棒全堆在核電廠內的危險,而「核廢料無法處理」也提供政客免被質疑的發言位置。這些說法不盡然全錯,卻未確實面對既存核廢的道德課題。

 

政府和台電,製造惡毒的核電囚犯困境,核四與舊電廠延役綁在一塊,把蘭嶼和低放射性廢料最終貯存場綁在一起,這場核廢料「台東搬台東」的荒謬公投,蘭嶼住民贊成或反對都投不下去。這些已經受害的災民,並不希望像水鬼一樣「抓交替」,將己所不欲的「歹物仔」丟給被威脅的潛在受害者,卻也不願意繼續禍延子孫。「不要再有下一個蘭嶼」舉起反核運動的道德高度

製造問題的核電利益集團,最該追究責任的元兇,但核電直送家家戶戶,使得我們被迫成為核廢料的共犯,面對達悟族原住民和核電廠週邊居民,或多或少在道義上亦無從卸責,村上春樹在巴塞隆納「非現實的夢想家」的演講,觸及這個現代便利生活的反省。如果政府尚不能答應公民立即廢核的願望,應該像德國那樣,把電力選擇權還給消費者,公共用電選擇權交給地方政府,當使用者願意付出相對合理的價格,台電就必須產出或收購相對量的再生能源,商品可以標示「零核電使用」,我家也可以不用核電。

 

不論廢核的時程何時來到,現有舊核電廠的核廢料和除役都必須共同面對。沒有用過一滴核電的蘭嶼竟承受十萬多桶低放射性核廢料,在環境倫理上,我們既然不能接受,那也沒有理由把核廢料丟到國外,包括北韓、俄羅斯、蒙古、新疆,但是位於兩大版塊擠壓持續增高的年輕島嶼,台灣根本不存在符合安全要求的核廢場。更嚴重的高放射性用過核燃料棒,日本送到法國再處理或自己搞快速滋生反應爐,實際上製造更多廢料的問題,又具有製造核武原料的潛能,在防止核武擴散的國際局勢下,境外處理毫無可能。

 噁心、爛掉的核廢桶在蘭嶼  

就核子物理特性來說,核廢衰變到無害以萬年百代計,以短短一生有限的性命為尺度來丈量,所謂的中期或終期,都是「此恨綿綿無絕期」。核廢料並沒有真正的永久貯存,也都只是暫存。因而在技術層次上把暫存做到最好,是最低限度的責任。但是蘭嶼每隔幾年重複進行的核廢桶檢整作業,工人徒手接觸被鏽蝕粉碎的鐵桶和水泥碎塊,海風掀起帆布把輻射污染物送到各地。首都旁的核二廠低階核廢場,卻是用機器吊掛核廢桶,還在負壓環境下「吹冷氣」維持恆溫恆濕。對離島如此種族歧視,本島每一位住民都該感到羞恥和憤怒。

 

行政院長江宜樺對蘭嶼道歉,但政府背後還繼續害人,就太偽善。應該恢復停擺數年的遷廠委員會,核廢無條件撤出蘭嶼,務必與最終貯存場選址脫鉤處理,這無關反核與擁核,而是終結多數暴力的核廢殖民主義,實踐國際人權公約的重要一步。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