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將在126下午於大湖國小舉辦說明會希望蔡堆實踐承諾,來現場說清楚,請不要再做違法的事,也希望郝龍斌能出來面對市民:

1.購入破壞山林的違建就地合法。
2.違反都市計畫程序,應重辦公開展覽。
3.應以原自然地形送審,而非默許、繼承破壞的現況。
4.規避環評,是台北市的「美麗灣」。
5.錯誤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應該直接駁回申請案。(最嚴重的!)
保護區將名存實亡,因骨牌效應而崩潰!

 

 慈濟別做違法的事  

 

 

慈濟內湖園區申請保護區變更的都市計畫書大篇幅強調做善事,那就該負起相對的社會責任,但即使用法律的最低道德標準,也有諸多違法。地方居民刊登公車廣告,也在花蓮地方報頭版買廣告,希望證嚴法師可以看見。台北市長郝龍斌也應該捍衛市民權益,而非協助配合違法通過此案,圖謀一百三十萬會員支持,讓卸任後官途更上層樓

 

開發案背景簡介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示意週邊圖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配置概念圖  

 

慈濟內湖保護區變更計畫圖   

 

 

1.購入破壞山林的違建就地合法

慈濟說社會福利是保護區允許的土地使用項目,避而不談面積上限三千平方公尺(約一千坪)慈濟從1997年購入土地,接替前手的破壞到現在都處於違法狀態。推動本專案的蔡堆一再保證『慈濟不會做違法的事,如違法使用,市府官員早就會來取締了』。其實2007年都市計畫委員會就確認違法,並認為變更前應先裁罰,如果一直沒做是市府怠惰瀆職,因為被認定「既存違建暫緩不拆」,慈濟才能持續使用鐵皮屋違建,但依然是不合法。

 

既成違建會議記錄  

 

若在限度內使用,並沒有變更保護區的必要,若變更是貪圖數倍樓地板面積,那慈濟就得說明他與建商的差異在哪裡。本案不只是就地合法,還計畫擴大開發量體為九千坪,也就是擴增為保護區可用上限的九倍

 

 

2.違反都市計畫程序,應重辦公開展覽

目前計畫內容、範圍都和2005的都市計畫變更案不同,依法要從頭跑,重辦公開展覽三十天,讓民眾提出正式意見,辦理公聽會等程序。慈濟不辦公展說比照公展方式,便宜行事想速速過關,欲速則不達

 

 

3.應以原自然地形送審,而非默許、繼承破壞的現況

這就是被破壞前的溜地(溼地)的美麗,雖然現在的鐵皮屋不是慈濟蓋的,但他就不用負任何責任嗎?佛教的因果如何解釋呢?至少,資本主義的企業社會責任,是要概括承受的,如果不懂的話,請問台碱安順廠的戴奧辛污染吐案,接手的中石化要不要負責?答案是「要」!

 慈濟內湖保護區舊照  

 

蔡堆強調,溜地(溼地)在慈濟接手前被人為填平,雖名為保護區但實則已是破壞區,但名實之爭背後有法律效果市政府地政處認為應以原自然地形認定坡度,但慈濟卻違法以現況地形圖申請變更案,更有機會鑽漏洞規避環評

 

 

4.規避環評,是台北市的「美麗灣」

 

本案在都委會爭論排水、順向坡、斷層、舊礦坑...等環境敏感因素,還不算是環評法第五條 「對環境有不良影響之虞,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嗎?說本案是台北市的「美麗灣」應該不為過。

(實質問題,慈濟也有說法,都沒問題,再開另文討論)   

慈濟內湖保護區環境地質圖說明  

 

其原始地形山坡地顯然超過一公頃,違法填平後約略在一公頃邊緣,有16.5%是三級坡(15~30),平地佔77%,慈濟卻公開宣傳「都以平地為使用空間」。當居民在其說明會上再三追問,山坡地面積有多少,慈濟假裝聽不懂,重覆堅持說整體申請面積4.48公頃來搪塞:依開發行為應實施環境影響評估細目及範圍認定標準文教設施開發面積未逾5公頃依法不需環評,這跟一般開發商的標準說法一模一樣

然而本案屬《認定標準》第四條園區之開發,以及第三十一條十二款的老人福利機構,山坡地一公頃以上需辦理環評

 

慈濟內湖保護區坡度分析圖說  

坡度分析表  

 

 

5.錯誤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應該直接駁回申請案。

 

最令人擔憂的是後續骨牌效應,慈濟引用都市計畫法第廿七條有急迫性的「為適應國防或經濟發展之需要」迅行變更,台北市政府竟未如早先那樣直接駁回,反而配合辦理。如果社會福利都能說成「善經濟」而變更保護區,未來只要先破壞,財團再轉手由旗下慈善基金會申請變更,市政府有何理由不准,保護區將名存實亡

慈濟不是變更保護區首例,蔡堆所舉「前例可循」包括,2008年北投行義路溫泉產業特定專用區和2010年松山慈惠堂宗教特定專用區,都是就地合法的惡劣案例,前者更和南投廬山溫泉造災因子如出一轍,在內政部都委會遲遲未通過,以救災和環保自詡的慈濟,竟墮落到向環境破壞者看齊

內湖保護區守護聯盟將在126下午於大湖國小舉辦說明會希望蔡堆實踐承諾,來現場說清楚。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這篇文章只是從數字來反駁施顏祥「廢核四電價漲四成」的恐嚇,尚且不談核電的危險、核廢骯髒又害你一萬年、持續釋放的輻射害我們得癌症...

 

打開黑箱才能安心

[節錄部份刊載於1/14聯合報]

核電廢不廢的三個交鋒點在於安全、乾淨、便宜,前兩項牽涉到風險的認知和評估,經濟因素則是公共決策的核心,如果經過公開驗證,核電真的是便宜非常多,才會有要不要為了貪便宜冒一點風險的問題。而民主社會公共抉擇的基礎,就是資訊公開和對焦討論,如果連不牽涉價值判斷的電價黑箱都打不開,如何能說服社會核電是安全的且值得安心。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   

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的第一個訴求就是「台電公開所有真實狀況與數據,成立與公民對話平台」,經濟部長施顏祥想要說服大家在核電和電價上漲之間做兩難選擇,又不讓人民覺得被要脅恐嚇,先把「精算」的過程攤開來接受檢視,不然媽媽們的常識「核四只佔6%發電量,電價怎麼可能漲四成」,還比較容易被接受。

 

前原能會主委蘇獻章假裝學者身份投書聯合報(1/12)說漲價不是恐嚇,其立論是天然氣比核能每度電要貴二點五元。事實上指的是已經大部分攤提完折舊的三座核電廠,暫且不論環保界對於每度電0.69元之低創世界紀錄多所質疑,就算全部以天然氣來算,則價差(3.27-0.69=2.58)乘上佔比17%計算,也增加不到兩成。另一方面,核四廠若今年五、六百億元的追加預算通過,總建廠成本將高達三千三百億元,每度電成本不可能維持原本計畫的二元,極可能超過台電去年平均售電成本的2.82元,甚至比天然氣的3.27元還要貴,若後年投入商轉,反而有拉高電價的壓力

 

蘇獻章前主委把節約用電的責任加諸於全民,把焦點放在國內發電結構。事實上更應該看售電結構,工業用電是民生用電的三倍,去年民生用電量已經下降,但工業用電還是居高不下。尤其民生用電售價高於台電發電成本、台電成本又高於工業用電售價,台電每年被迫補貼工業用電數百億元,環保團體多年來的指控,台電工會最近也公開確認,這才是台電鉅額虧損,而油電雙漲導致民怨的真相

 

工業用電是民生的三倍   

[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經濟部長另一件沒有同時說的假設是,未來十年電力需求成長四成,全部用天然氣來滿足這麼大的胃口,電價當然要上漲,因此台電推出許多火力電廠的擴建案,如果全部用核電,大概要蓋到核九、核十,當然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必須換腦袋來思考,去年全國氣候變遷會議便有「電力需求零成長」的共識,馬英九總統要求經濟部用一年來做研究,時間只剩幾個月卻還看不到進展。比較已宣佈非核時程的德國、瑞士、比利時三個國家,20102020年的電力需求成長分別是負7%、和5%13%,台灣卻是增加38%

電力需求零成長  

[圖片來源:綠色公民行動聯盟] 

 

政府應該努力的方向,是趕快做延宕二、三十年的產業結構調整,降低高污染高耗能的水泥、造紙、電爐煉鋼等原物料的出口,依法制定能源效率標準即刻上路,降低電力需求的彈性係數,未來經濟回春復甦,電力需求也不會同幅度飆升,才不會在能源價格上漲的時代被世界淘汰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載於2013/1/3蘋果日報

這跨年煙火的盲目跟風到了極限,越來越多人要來搞點不一樣的,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便在自由廣場「放人生的煙火」,都市更新受害者協會則在文林苑烤麵包,原本全國關廠工人連線還準備癱瘓台北捷運,蘭嶼青年跨年迎曙光祈求核廢惡靈退散也好多年。

這年頭,我們一直跨不過末日之年。商人操作下的假末日,當然什麼事都不會發生,就叫冤大頭繼續花錢吧。可怕的末日,不是世間一切幸與不幸都劃下句點的終止日,真正恐怖的是末日之後持續存在的痛苦,求出無期的無間地獄。這不是在講災難片不一定會到的未來,而是指現在進行式,日本福島核電廠的高輻射污染仍持續擴散中。

 希望之國  

日本鬼才詩人導演園子溫,以往的作品常以屍體的影像語言,刺探生死之荒誕,這部即將上映的核災劇情片<希望之國>,卻看不見具象的死亡甚或一滴鮮血,來表達了沒有子彈與飛彈的「隱形戰爭」,在無預警核災的世界末日之後,三對伴侶的絕望路途,各自探底走到片尾,在輻射探測器噠噠聲,和雪地與火焰中,升起天堂的曙光,愛就是要一起攜手回家。

日本社會所面臨的真實點滴建構了本片劇本,議題嚴肅卻不說教,故事敘述相當流暢,一流的剪黏功力之外,應是導演走訪災區半年累積的基礎,實力派演員們精湛演出,也讓人容易入戲探索生死風險。全片唯一超現實的場景,是海嘯後傾頹破屋前,童男幼女要失速的工業社會腳踏實地,「一步一步」慢慢走。

 

核災劃定二十公里的逃命圈,這個家庭恰好院子一半在封鎖區和主屋則在安全區,揭開荒唐的序幕。這也讓觀眾大大取笑科學技術所判定的「安全劑量」,而法律和政治的強制力,怎能將多元社會的歧異一刀切?現代生活在風險社會,將文明、便利、利益和風險綁在一塊,但分配極不平均,因人而異的認知和感受,也令逃不逃的抉擇異常艱難。

封鎖線的木樁具體展現國家機器的暴力,有賴縝密的統治技術把被揭穿的荒謬合理化。睿智的老人說「是醫生在電視上說謊」,譴責泯滅良知的專家和媒體,他警告「如果相信政府,以後樁會打到你家」,也鼓勵勇於自己做出判斷,「只有勇敢的人才敢逃」。

迎接新生兒的喜悅,在醫院產檢轉為揮不去的憂鬱和無可防護的恐懼,為了保護孩子的健康,年輕爸爸從軟弱從眾,到覺醒「逃去不遠的地方跟不逃的差別不大」。非常清楚輻射危害,強迫兒子媳婦避難的老爸,為了陪伴失智症老媽,卻留在災區邊緣,照顧不能擠的乳牛和鄰居所托的老狗。當老媽不斷追問「核電廠蓋好了嗎」,並懇求「我們回家吧」,聲聲質問人類社會的集體失智和冷酷懦弱。

 

對受害者歧視,弱者間相互踐踏,我們或多或少都在共犯結構體制內的一部分,然而即使是再冷酷的官員,也難忘老樹「一輩子的印記」。愛護家園和土地正義的主題曲,這一兩年唱遍台灣許多被官商勾結踐踏的角落,然而核災卻是無可討價還價的,魔力來臨之際將全面強制徵收。最近夏威夷居民對日本政府製造核災提出集體訴訟,核污染其實無所遁逃於天地間,末日之前我們勇敢所做的皆是為了愛。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