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2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美麗灣渡假村BOT之環評和兩張建照都被法院判決自始無效定讞,但台東縣政府還繼續補做環評,這是今年最受矚目的環保案件。北投纜車BOT環評彷彿正在走美麗灣的不歸路,而台北的官商勾結更加野蠻,卻人模人樣的掠奪「和平理性」之名,正在把生態文化和草根民主給「禮貌」掉。

 

  • 官商勾結BOT

地方政府的BOT案,官不官民不民,既沒有私部門的效率,政府也不再是公共利益的守護者。有錢人的濱海渡假村,一點都不具備BOT的公共性,同屬美麗華集團的美麗信花園酒店,當年也是搶下青年旅館BOT案,最後卻作成高價豪華旅館。北投纜車名義上是交通設施,實際上卻是另一個昂貴的玩具。行義路溫泉違建區就地合法案,以北投纜車作為交通對策,而溫泉業者也在環評會上強烈阻撓反對者發言,其政治獻金監察院都有紀錄可查。

行政法院判決寫明,美麗灣公司規避環評於先,不受「信賴保護」(明示不必國賠),並指台東縣政府護航違法「遠甚於怠於執行職務」。北投纜車案業者儷山林曾經行賄內政部次長,官員還在關,市府卻不依法解約,持續擺爛,要拖到用國賠幫黑金財團解套嗎?

 

  • 環評規避不成,就左手審右手

美麗灣案從頭就居心不良,將開發案化整為零,以規避一公頃以上需實施環評的規定,台北市政府最初刻意採用中國纜車的技術規範,意圖規避環評,貓空纜車還完全沒做環評,以至於發生塔柱邊坡滑動、位於高度落雷區無法正常營運的諸多險境。當政府無法逃避要做環評時,卻突然態度逆轉「勇於任事」。

渡假村的等級當然是國際觀光旅館,美麗灣卻宣稱只是一般旅館,主管機關就從交通部降為台東縣政府,環評便從環保署搶過來自己來審。北投纜車跨入國家公園範圍,本來就應該由環保署審查環評,也有好幾份公文可查,台北市政府卻想要自己審自己過。

環保署長沈世宏力主廢除環評否決權,並轉移環評到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審查(就是石化廠由經濟部審、蘇花高由交通部審、大故宮計畫由文化部審),在全國產業發展會議上達到最高的衝突。美麗灣環評就是左手審右手的典範,環評制度形同虛設。該案歷經三任縣長,不斷撤換「不聽話」的環評委員直到通過,環評被法院判無效,繼續補辦環評護航到底,猶如「被退學的學生幫他補考補到過」。台北市政府同樣惡名昭彰,大巨蛋BOT環評曾一度被否決,遠雄重送幾乎一模一樣的修正案,還是繼續審查強行通過。官派環評委員們強力護航北纜BOT,尤以擔任主席的環保局長吳盛忠為最。

 

  • 黑箱決策的暴政

官商勾結總是畏懼人民把真相攤在陽光下,台北市環評會就曾經拒絕媒體在場,更意圖將人民排拒於決策程序之外。北纜環評僅第一次會議讓民眾發言,第二次就悍然拒絕,導致無法聚焦於理性討論,會議延宕近一小時才勉強允許有限人數的發言,反而要求市民「理性」。美麗灣環評本週六(22)第七次審查原本開放全國民眾上網報名,卻臨時限制發言及進場人數,北纜環評本週五(21)第三次審查公文,竟表明「本次將進行委員討論公決程序,會場內不開放民眾進入」,北市府正在創下環評史上前所未有的惡例。

 

本週末將是環評的毀滅日還是重生之日呢?請政府對地球母親有禮貌一點!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美麗灣的財團自救會  

<支持美麗灣台東地方自救會>記者會現場,地方頭人義憤填膺說「台東的未來台東人決定」,但新聞稿末露出了狐狸尾巴,新聞聯絡人赫然是美麗灣渡假村的公關經理,在精美餐盒和彩色文件的糖衣之下,難道這是為台北財團拚命的自救會?

 

當跨國或外地開發資本的魔爪,伸向所謂發展邊陲地帶,殖民體制需要落腳之處,就靠鈔票來炫惑心靈,透過掮客買辦幫忙出賣地方鄉土,以便將土地榨取出來的利潤送到遠在天邊的財團大股東。當每片土地都被全球資本穿透的此刻,每個人都是「在地人」--在地球上的人。

 

而台灣民主化二十幾年來,本土成了政治正確,但許多地方尚未轉型為公民社會,使得樁腳政治的地方頭人盤據地方代表的正當性和發言權,把反抗外來殖民的本土精神惡意扭曲。處於地方利益圈之外的地球人,點破了國王新衣的謊言,壟斷地方政治和媒體的權力集團,便展開身份檢查的抹黑惡鬥,最先抓來當代罪羔羊的,就是所謂「外地人」(地方利益之外的人),「本地人」除了被警告別擋人財路,接著譏諷反對者是生活優渥的軍公教(如澎湖、馬祖反賭的本地人),或是責備「不知爸媽賺錢辛苦的小孩子」(如反蘇花高的年輕人)。

 

台北財團/台東買辦的操作技倆就是指鹿為馬,把台東以外來關心的人通通抹黑成外來統治者,鼓動排外、仇外的民粹。同時,也把股東的利益,分些屑屑給台東少數人,再把這少數人的利益,說成是全台東人的利益。只要官商勾結的過程,只由地方少數人決定,他們就能霸佔國家寶藏獲取暴利,就算東窗事發,也是官員民代被關。

 

可悲的是,在選舉買票和政商勾結的惡性循環下,台東監獄裡正關著的歷任貪污縣長和民代,他們不就是搞爛台東未來最該負責的罪人嗎,怎麼會是發出正義之聲、也沒有任何決定權的六百位學者。台東的未來,竟從美麗灣違建案小題大作、無限上綱,僅僅130個就業機會,居然誇大為解決失業率的仙丹,其實潔淨海灣的母親環抱,才是取之不盡的天然永續冰箱,餵飽在弟子民。

 

如果順著台北財團/台東買辦的排外邏輯來講,那麼核廢料用欺騙方式倒在蘭嶼,為何不尊重在地,讓達悟人自己決定?講公平正義,怎麼不出來強烈反對?蘭嶼核廢場的微薄回饋金,憑什麼經過台東縣府會審議撥發?

 

究竟什麼時候,台灣才能進步到就事論事的現代公民社會,不恣意攻擊發言者的身份,走出封建社會以人廢言的遺毒。還能從在地公共事務、國家大小事,看到世界觀,超越狹隘的、虛構的本地人和外地人之爭。

 

回到法治國家的基礎,(位在台東之外的)行政法院的判決書都指出,美麗灣公司規避環評於先,沒有「信賴保護」可言,拆這違建根本不必國家賠償給他一毛錢,這才是內政部長李鴻源說錯的事。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陳冲院長十一日在產發會閉幕致詞遭火爆嗆聲,我是當事人之一,也完整參與兩天的會議,願意還原現場衝突及背景脈絡。

 

首先令人遺憾的是,當前經濟部面對社會衝突的中介處理能力,嚴重退化。過去這類全國性會議的做法,只要是有一個不同意見,就不算共同意見,而移到其他意見,與會者都同意的才算共識,之後主管部會便列入管考戮力推動。2009年的全國能源會議,每個共識都字斟句酌,爭執雖然激烈,也算和平落幕,當時經濟部長一樣是施顏祥,但此次不知為何卻很粗暴的,不願意多花一點點時間,讓整齣戲好好走完。其實,今年氣候變遷會議,事前就採取世界咖啡館等開放空間會議技巧,雖然距離參與式民主還有一段路,但能夠讓針鋒相對的民間團體和政府官員有促膝而談的機會,才是公私協力的一個起點。


台塑石化董事長陳寶郎,曾在推動國光石化時和環保團體對壘,這次產發會雙方對於環評的發言,卻有「國土規畫應先做好,讓廠商去對的地方」的高度共識,無奈官方硬要做出「檢討環評」的所謂共同意見,導致嚴重對立,甚至令行政院長陳冲沒法順利做閉幕報告。施部長若非不智,就令人懷疑是故意要製造衝突,讓環保團體背負不理性的污名。

 

當弱勢人民沒辦法坐著講的時候,當然就站起來了。當麥克風掌握在有權的官員手上,希哩呼嚕的照著稿子唸一個小時的「共同意見」,並以「請尊重台上發言」來掩蓋不同意見,為了避免「被禮貌」掉,我只能不計形象的呼喊「我們不要血汗經濟」,再走到陳院長身旁,低下身指著「鬆綁外勞」「加班工時」「勞務派遣」這幾點跟他說,「昨天勞工團體都反對這幾項,不應列為共識」。陳院長強調『這些都還要再研議』,『我只會講方向』,我回到座位想聽他怎麼說,而場面已徹底失控了。被經濟部邀請的貴賓立錡科技董事長邰中和,則對環保團體嗆聲「再吵下去我告訴你,連15K都到不了了」(指月薪低於一萬五千元),引起社會一片嘩然。

 

施振榮在開幕演講「微笑曲線」,認為回台的若是缺乏競爭力的產業,無法創造附加價值,反而會拖垮台灣。但官方會議結論卻充斥降低資方成本的主張,未來很可能吸引到的是混不下去的鮭魚返鄉。施振榮也認為,上一代要負責任,應該培養台灣自己的管理人才。但經濟部卻決定三個月內提出方案,要開放中國大陸員工來做管理階層,並降低外籍白領的薪資下限。整個會議表面上揭櫫產業創新的核心價值,檯面下卻包藏血汗經濟的禍心,根本自相矛盾。

 

台灣產業升級已經晚了二三十年,全國平均薪資走向高原期,大學畢業生月薪更一路下滑,蕭萬長前副總統也嫌22K太少。但經濟部「投資環境優化」的政策,在急單來臨時資方可以彈性調整加班工時,勞工爆肝趕出貨的加班費卻會被變相取消,加上鬆綁外勞和勞務派遣等一連串措施,都在打壓年輕人的薪資,如此世代不正義,還要掩蓋人民的嘴巴,這政府簡直是把自己逼上被革命的懸崖邊緣。

 

一些不長進的老闆們,把少數財團的私利,說成是所有人的利益,他們透過掌握「工總」和「商總」等組織綁架政府,上綱上線捏造經濟和環保的對立。台灣正要被這些人拖下去產業「降級」,當人才被迫逃離家園,其他多數不必特別需要政府大量補貼的資本家們也將同受其害。面對這樣剝削勞工和土地的血汗經濟,你怎麼微笑得起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