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10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黨營事業及政黨補助款:政黨法審查速記

今年初立委選舉,「政黨票的故事」的投影片被分享了上萬次,這次第二集「政黨票的故事2←點(或是臉書找作者「吳銘軒」),當然是不能錯過的,談的是政黨補助款,三分鐘就可以了解,揭發補助款變成少數贏家獎金的秘辛,以及「有上限、無下限」的解決方案!關於綠黨的主張,可以參考昨天新聞稿這份文件。

 政黨補助款兩大黨  

政黨法立法目的是「為建立政黨公平競爭環境,確保政黨之組織及運作符合民主原則,以健全政黨政治,特制定本法。」整個討論焦點也就在「公平競爭」上面。民進黨和國民黨的主戰場是在「國民黨不當黨產」上面,綠黨結合親民黨、台聯共同關注「政黨補助金」,今年選後,我們總共開了三次記者會,慢慢的捲入不同的團體,在今天的討論上,也獲得個別的國民黨和民進黨立委發言支持,這一階段的立法院遊說工作有點成果,接下來需要更多公共溝通與討論,爭取社會支持,打造一部好的政黨法。

2012/10/25立法院內政委員會開始審查政黨法,進行大體討論,因為立法院陋規排除公民入場監督,所以只能從視訊上看答詢內容: 

政黨補助款雨露均霑  

<政黨補助款門檻議題>

政黨補助金門檻也是詢答焦點之一,內政部長李鴻源一貫的回應是『門檻5%3%、任何門檻可以討論,沒有定見,沒有預設立場,不堅持,大家可以來討論、衡量,尊重大院(立法院)的決定。每個黨都有貢獻,只有兩大黨不健康。小黨有存在價值和必要,目前兩大黨政治,不應該扼殺小黨。原來版本3%,行政院版會訂五%,是因為參考了民進黨版、陳其邁版都是五%』

國、民兩黨委員在爭論黨產的時候,也會順帶提到補助款門檻,認為是相對較沒有爭議的小事,可以再討論。如民進黨姚文智說『補助門檻1%我支持,比起這個(五六千億元的黨產)算什麼?』(詳見本篇的後半段)

所以,未來「逐條審查」的時候,就是關鍵。這次用較多時間討論的委員發言,摘要如下:


親民黨林正二:『台灣226個政黨,但不像多黨制,應該是兩大黨制。翻開歷史小黨非常可憐。綠黨國際名聲很大,受國際重視,但沒有補助款。政黨是屬於國家的公器,實質上應該照顧小黨。過去大者恆大,如果政黨補助經費沒有上限,非常不公平。不要有下限,對小黨存在更有利。』『政黨法這樣子訂5%的話,以後小黨自生自滅?』李回應:『若沒到5%有這樣的危機。』


台聯黃文玲:『上次選罷法討論時共識是應該往下修。依照第八屆立委得票,1%也才多補助三千萬元,只要不亂花夢想家兩三億的錢就夠。像綠黨環保理念宣導,讓小黨空間更大。』


國民黨江啟臣:『部長說「可以討論」,討論的原則是什麼?是席次,還是脫鉤?如果行政部門沒有原則,如何討論,淪為喊價。若2%,那他可否分配席次。若是1%,那1%以下沒分到的呢?若0.5%,還是有沒分到的,如果沒有門檻,大家都來成立政黨就好啦,選舉有補助,還不是一次是每年都有。』(報告江委員/江老師,列名政黨票的門檻超級高,需要前一次得票率2%以上,不然就要提名十個區域候選人,加上兩個不分區,選舉保證金至少240萬元的門票,還有許多日常運作的門檻非常高!)

 

國民黨邱文彥:仍是舉前一天『生態系』來比喻政黨的生態環境,認為小黨的生態棲位很重要。李鴻源也強烈認同『小黨的生存空間』。

 

民進黨尤美女:『補助金門檻應該下降,德國就是和席次脫鉤的,不能上岸之後再給游泳圈。』『補助金,政黨應該播出一定比例,培育女性、弱勢、、、。』

  

<國民黨不當黨產議題>

親民黨認為應該在政黨法授權另立專法,讓這部政黨法可以順利通過,討論多應該討論的實質課題。這牽涉到立法技術和策略,我先前也有這樣的直覺,但實務上還要多了解狀況。

推民進黨尤美女的說法:『黨產是轉型正義的問題,不能用單純法律形式解決。東德共產黨的處理,讓黨產幽靈離開德國的天空。』『如果國民黨黨產可以處理好,國民黨也在選舉可以不會被攻擊。一直被吵,停滯不前。』李:法院、監察院、立法院都可以調查。尤:『但就是沒有法源,國民黨也沒按照監察院的調查報告來處理』

 

李鴻源一貫的立場是:『歷史都有他的程序,以現在觀點來談不一定恰當。政黨法是規範未來,不是過去。不當、不合法的黨產可以從法院處理。』

但下午一開始,民進黨由姚文智和李俊俋用數字、圖表重砲質詢,李鴻源一度為之語塞,無法招架。

姚文智:『內政部各個法案,是否都是現實狀態的了解下立法。』(李:是)『那政黨法42條,關於國民黨黨產的部份是多少?』(李:265億元/100年度財務申報書)。『只有這樣而已嗎?國民黨黨產光是信託收入,前年有28.9億元,去年有14億元』『這是大象跟小螞蟻在競爭。大野狼跟小豬怎樣賽跑?你說那是過去的事。』(李:司法可以處理)『有的都超過期限了。這不處理,政黨政治的競爭是完全不可能。』『黨產遠不只如此265億元。圖表:合計7417億元。強佔土地1624億元+獨佔事業767+黨庫通國庫363+黨職併公職36+全民勒捐(勞軍捐)4600億元』『補助門檻1%我支持,比起這個算什麼?』『上午國民黨立委大言不慚,我們這是很謙卑的要求把人民的還給國家。』李:其實信託跟民進黨版本是一樣的。『你是無黨籍,站在歷史的天平上,拚一次啦,來處理黨產,國民黨也快倒了。』李:內政部並沒有調查權。

 

李俊俋:『2011年國民黨收入21.8億元,其中14億元信託收入。民進黨6億元,無信託收入。』『在行政院討論的時候,朱敬一說若沒有強制處分黨產辦法,有違背馬英九黨產歸零宣示。但羅瑩雪強制處分恐怕違憲,黨產算是處分私人財產?。』『圖表:2006年財政部統計,歷年不當黨產519億元。我給你資料。他國民黨沒有報給你,你怎麼處理?』李鴻源:我們會查對,請他們解釋,兩年內必須要處分轉讓營利事業的部份,不含辦公廳舍。李俊俋『就地合法才是討論重點。司法處理,那我就舉一個個案。國發院土地。如果我要告的話,擔保金要多少,好幾百億元,怎麼提?追溯年限都是15年,都超過了。法務部91年也送過黨產處理特別條例。政黨法讓黨產就地合法,那以前沒有辦法處理,有營造公平競爭環境嗎?民進黨版42-54條,依法有據才能處理。司法途徑,有勝有敗,要有法源才能處理。國民黨擋那麼久,政黨法這次來,不懷好心。』

 

國民黨以「攻擊是最佳防禦」,以人頭黨員、黨內賄選等議題回擊。也有一套很特別的邏輯,如陳超明委員所說「大家要同理心去理解黨產」,故分享之~

<
最天才!>廖正井:『中國國民黨最大的貢獻,創立中華民國,培養許多人才如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台聯黨主席黃昆輝(漏掉沒提親民黨宋楚瑜?),黨產從收股利變成轉投資培植很多的企業,都是民進黨後面的金主。國民黨也願意培養剛成立的政黨。』『經濟不好是因為政治惡鬥,這種情況還來通過政黨法,非常憂心。這樣下去,台灣的財政希臘化,政治菲律賓化。』『不要只看少數人黨職領公務員退休金,也要看公務員轉到國民黨退休,如果他們在公務員退休,就會變成國家負擔,這一兩千人是領國民黨退休金,國民黨負擔。』

<最會講!>吳育昇『我也不希望黨產變成我的問政包袱。』『民進黨版 53條,兩年內依法轉讓要信託,跟行政院版一樣。版本也沒有處理委員會。除了信託有沒有其他辦法,請民進黨拿出來。』他也刻意提到,蘇貞昌在新北市八年,花掉920億元(原本尤清卸任時有盈餘120億元,但蘇卸任有800億元赤字),以及賣掉1000億元的公有土地。

<講合法1>呂學樟:『不能用鬥爭清算充公方式,強制處分,可能有違憲之虞。國民黨很多黨產取得是依據訓政時期的辦法,代為管理,符合當時法令,現在都已經超過時效。』(低頭念稿太快,來不及紀錄)『不能針對性一個黨處理。針對性立法傷害法治國。』

<講合法2>李貴敏:『今天我們制定政黨法,沒有合法掩護非法,因為原本關於政黨的規定都在各個法的規範。』『黨產時效消失,十五年,更早以前的20年。國民黨遷台的都已經超過。就算真的有主張的事實,可不可以就法律上主張處理?不應該浪費資源去做。學理和實務上都不應該去做。』

<講古1>紀國棟:『幾十年沈痾,求幾年之艾草,不可能。老兵也會問國民黨從大陸運來黃金、故宮文物。黨產即使用特別法,也不一定公平。』

<講古2>陳超明:先和李鴻源論證廢省和五都,『這兩個問題,完全政治人物的思想。所以不當黨產,用行政處理很容易受到政治干預(法務部次長:是)。當年大陸黃金也搬進來台灣。退休金問題,你們民進黨執政八年為何不把他廢掉,這是歷史共業,不要民粹,要同理心。有人要買黨產就說是財團勾結。信託那麼久,為何賣不出去。把兩個黨的秘書長找來。』(下一個發言的民進黨許添財呼應『所有政黨主席共同協商,不成,交付公投。』)

 

<違反不得經營營利事業的處罰過高?>

國民黨謝國樑:『政黨經營營利事業的處罰500-2500萬元。公司法也沒罰這麼重。這對小黨不利。親民黨、綠黨、可以這樣罰嗎?』

國民黨李貴敏:『我是公司法的律師,最高罰鍰才20萬元,罰金最高才480萬。罰鍰是由主管機關裁罰,罰金是經由法院決定。綠黨沒有這麼多錢,如果要消滅一個小黨.....(李:只有兩個黨資產超過2500萬元,這可以討論)

 

感謝兩位委員關心,再同意不過了,建議修法附加「依政黨黨產及營利事業規模裁罰」,而不是降低罰則下限。

另外,也有邱文彥等人關心『小黨經營咖啡廳算不算營利事業』。李鴻源表示,只要法律可以規範清楚是屬於宣傳行為,這可以討論。

看來大家都有想到,建議我們經營「綠黨咖啡」是嗎?政黨法應該是要限定:友善小農、社會企業、公平貿易的啦。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政黨法一二十年沒有實質進展,近期立法院又再審議(10/25週四內政委員會),仍舊卡在國民黨黨產處理的焦土戰,這是民主化過程未處理轉型正義的後果,兩大黨政治菁英應該正面對話擺脫泥沼,拉高視野來思考,如何制定一部可以讓民主脫胎換骨「轉大人」的政黨法

 失衡天平-中時121022  

<圖片取自2012/10/22中時 時論廣場>

 

鄰近的韓國政黨多建基於地域主義(Regionalism),且隨著領袖個人魅力浮沈。其政黨法規範需設五個地方政黨才能作全國政黨,每個還要一千名黨員。但重重限制未能扭轉政治結構,政黨平均壽命僅4.9年,卻反倒限制了理念型小黨的發展

綠黨前身的「綠色政治連帶」曾有15席地方議員,在福島核災刺激下,今年4月排除萬難正式建黨,國會選舉結果卻因未達2%被迫解散。上週末在忠清南道洪城郡的有機農村,以「綠黨+」的新名字再組新黨,並對此陋規提訴訟。

 

台灣的政黨管制偏差是另一套版本。人民團體法因特殊歷史對設立政黨較寬鬆,比成立工會還容易,為了管理兩百多個政黨,便以防弊心態設下諸多不合理的障礙。如政治獻金法規定,得票率未達2%的政黨其政治獻金不能抵稅,杜絕假政黨賣收據逃稅的漏洞,卻令實際運作的小黨窒息。為了擔心選票太長,列名政黨票須在前三次得票率曾達到2%,或提名十席區域候選人,其選舉保證金等於收取二百四十萬元的高額門票,參選第七屆立委選舉的十二個政黨,其中就有半數陣亡未繼續參加第八屆立委選舉。

 

具關鍵作用的乃是政黨補助款門檻,現行選罷法規定與當選門檻一致為5%,對小黨形同「游上岸才給救生圈」,也欠缺敗部復活的緩衝空間。立法院內政委員會上會期審議時,有共識將兩者脫鉤並往下調降,差別僅是在野黨版本比內政部政黨法草案的3%更低。但最近行政院版出爐卻提高為5%,跟民進黨執政時的版本看齊,一切討論又原地踏步重新再來。

台灣落後德國-義哲   

<圖片取材自洗義哲>

 

國際上最早建立選票補助款的是德國,門檻0.5%也是最低,法國和奧地利都是1%,日本則為2%,各國制度細節有差異,重要的是實際運作的結果。

政黨補助款的小錢大改變,在德國發揮槓桿作用,每每迅速反應民意的時代變遷,促進政黨新陳代謝,緩解政治壓力,也有助於國家整體競爭力。三十年前綠黨創黨靠補助款,拒絕大財團政治獻金綁架,提出先進環保政策。1990年綠黨一度落於門檻之下,也藉此存活重返國會,進而與社民黨聯合執政落實非核家園,奠定再生能源產業技術領先的基礎。新興的海盜黨再寫青年參政傳奇,同樣受惠於選舉經費遠低於選票補助款,廢除網路管制的主張,在柏林市議會獲得9.7%15席)、雷斯勒維霍斯坦邦8.2%,都擊敗執政聯盟的自由黨。

愛爾蘭則是反面的例子。綠黨原在執政聯盟分配到環境部長、交通暨能源自然資源部長,同志權利等人權保障和再生能源比例都大幅提昇。但去年初大選被當作金融危機代罪羔羊而慘敗,連帶失去政黨補助款的窘迫現實,許多員工失業、計劃跟著停擺。

 

今年台聯和親民黨重返立法院,其問政表現正一點一滴鞭策國、民兩黨作良性競爭,立院並沒有多了兩個小黨而癱瘓。親民黨政黨法版本,也仿造德國有補助上限的條文,不至於嚴格排富,卻能讓政黨間貧富差距不因此繼續擴大。

更進步來說,政黨補助的下限門檻可以考慮取消,翻轉為「有上限、無下限」,畢竟列名政黨票已有極高的實質門檻,取消政黨補助款門檻只是形式,行政和財務都沒問題,卻更符合票票等值的公平正義。如果政黨補助款雨露均霑,幫小黨「轉大人」,讓公民有更多選擇,參政有更多管道,台灣就有機會從新興民主「轉大人」,邁向成熟民主國家的道路

載於2012/10/22中時 時論廣場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韓國綠黨議員徐炯源談社運草根參政運動

徐炯源議員  

<圖左:徐炯源議員(韓國綠黨)、圖右:會津素子議員(日本綠黨)>

連任多屆的京畿道果川市議員徐炯源(Seo Hyung Won),是韓國綠黨唯二的議員,他長期參與草根環保運動。過去社運草根參政曾有輝煌成果,但因大黨修改選制及社運內部路線爭論而急遽萎縮。以往許多人認為,韓國不可能成立綠黨,去年福島核災刺激讓人覺得沒有退路,這次韓國綠黨組黨的決心更加堅定,雖然未達2%門檻使得才剛成立就被迫解散,原班人馬卻立刻再組建「綠黨+」,並將在2014年第七屆地方選舉攻佔議會。

韓國綠黨+成立   

<左三:徐炯源議員、左四:共同主席하승수、左六:日本綠黨共同代表 長谷川羽衣子、左七:共同主席이현주、左八:政策會共同主席李侑珍>

 

韓國和台灣在冷戰期間的命運相近、唇齒相依,曾是台灣極少數的邦交國之一。1980年代軍事獨裁政權鬆動,韓國社會運動的人民街頭抗爭,比台灣更為激烈數倍。台大城鄉所博士班已故的學長崔誠烈,1994年帶我們到首爾大學和延世大學交流,街上都還瀰漫催淚瓦斯的味道,地鐵在市中心過站不停也是因為被學生佔領。

 

1987韓國民主化運動開始有顯著進展,1988第一KFEM韓國環保聯盟成立,就結合反美軍基地的社會運動。今年綠黨+在忠清南道洪城郡(Hongseong)有機農村的成立大會上,濟州島反美軍運動也正是整場焦點。

1991政府開放第一次地方自治選舉整治四大河川的課題,成為政客選舉漂綠的工具,環保團體便發動兩次大規模抗爭,要不要支持在野黨對抗執政黨,當時引起激烈爭論。

 

1993年環境運動興盛的浪潮下KFEM萌生應該要自己出來參選的呼聲。1994年成立韓國綠黨前身的綠色政治連帶。年輕的徐炯源第一份工作,就是被指派到一個僅有一千人的小島組織反核運動最後成功逼迫政府放棄興建核廢料場的計畫。

1995年第二地方選舉,綠色政治連帶推出許多候選人,有兩個人當選,當時在全國競選總部的徐炯源,選後就回到故鄉籌備地方選舉的組織工作

 

2000年國會議員選舉,社會運動界聯合推動「落選運動」,點名86個破壞環境的國會議員,這些黑名單只有59人當選,成功拉下27人,約佔三成的成果令人振奮。

 

2002年第四地方選舉,社運界組織工作者大量參選成績很好。綠色政治連帶39當選15人(包兩名女性議員),超過五成的當選率,比執政黨要強,主要有地方運動議題,深入基層的經營,又多是年輕人、外表也很吸引人能在地方選舉開花結果。隔年,徐炯源和其他的議員結合起來籌備綠黨,準備推出候選人進軍國會,但社運界內部無法凝聚共識,旋即解散

 

社運界超高的當選率,也引起既有政客們的戒心,執政黨聯合在野大黨修改選舉法規來封殺公民參政,造成嚴重衝擊。2006年第五屆地方選舉,綠色議員只剩下兩席,嚴重的挫敗,令社運界的政治參與意願大為降低,許多社運團體回到原有的領域繼續耕耘。

選舉法規有兩大致命的改變,一個是合併擴大選區範圍,使得草根經營的成果被稀釋,但綠色政治陣營來不及爭取鄰近區域的支持;另一個是選票上候選人排列順位,從得票率最高的政黨所提名的候選人排在前頭,沒有正式政黨的綠色候選人,全部被排在後面,而被大量候選人淹沒,在選民間的能見度急凍。2010年第六屆地方選舉,也是如此低迷。目前韓國綠黨有兩席地方議員,徐炯源之外,另一位是慶尚北道龜尾市Kim Soo Min議員。

 

福島核災之後,反核運動又興盛起來,這次正式組織綠黨的呼聲化為具體行動,儘管組黨的限制更為嚴苛,全國為範圍的選舉規模更艱難。去年下半年,為符合政黨法五個地方政黨、各一千名黨員的規定,陸續發起籌備會。今年34日正式成立全國綠黨,411日選舉結果揭曉,只有103,811票(0.48%),雖然低於預期,選後馬上投入重組工作,不認輸的精神,才六個月時間,1013日正式成立「綠黨+」,同時向司法提出訴訟,要爭回「綠黨」的本名。

 徐炯源議員也坐在地上  

<韓國綠黨+成立大會,徐炯源議員也坐在地上>


今年三月,非核亞洲論壇在韓國召開,刻意與亞洲核電工業會議、美國帝國主義主導的世界核子安全會議打對台。當時正在選舉熱潮上,不分區候選人排名第一的李侑珍(Leeyujin),俐落的短髮加上近180公分的高眺身材,出眾的活力與熱情看起來比36歲的實際年齡要年輕,報紙上看到的綠黨選舉新聞都是她帶頭的反核議題,另兩位候選人就相對低調,58歲的劉永薰是農民運動領袖之一,39歲的作家張靜和則是動物權運動和綠色生活型態代言人。

 綠黨反核報導  

兩位區域的國會議員候選人也都是反核運動,東部的盈德郡(yeongdeok)是核電廠預定地之一,年輕媽媽박혜령(Hyelyeongnn)極為艱苦地播下第一顆種籽。

박혜령總部  

南部的釜山市萇山區候選人,具滋相(koo Ja-Sang)KFEM非常資深的地方幹部,長年投身河川保護運動,但選舉唯一的議題只談反核,因為全韓國最老舊的古里核電廠(主要供應當地造船、鋼鐵等重工業用電),僅僅不到二十公里的距離,一旦發生核災的風險將是全面性的摧毀。

 

今年底的總統大選,在野大黨候選人談2040年或2060年才廢核,但核電工業張牙舞爪,正準備搶佔日本核工業因核災受質疑的空缺,在「核電復興」最主要的亞洲市場大肆傾銷輸出,韓國綠黨的反核政治路毫不退縮。

 釜山綠黨  

致謝:本文部份取材自日本綠黨成立大會座談,感謝陳炯霖現場口譯,並參考希婻瑪飛洑筆記,但文責本人自負。

 

延伸閱讀:

韓國綠黨官網英文介紹http://www.kgreens.org/english

Korea Greens' Gangnam Style~韓國綠黨+成立!

Anti-party's Party反政黨的政黨—韓國綠黨+成立-2

徐炯源blog  http://ecopol.tistory.com/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午餐之後的成立大會時間頗長,前段重要的提案決議都完成後,中間短暫休息後,在地鼓隊表演振奮人心,並穿插在地青年樂團的表演,因為中間出現幾次音響問題,主持人解釋說他們的演出從未使用過麥克風。 

會場都是彩虹橫幅,議題非常多樣。報到櫃台旁尋求連署支持的攤位,包括臨時派遣工的權益保障等。我女兒采紅加入一群小孩在場外玩耍,並有人照顧,兒童都可自由進出會場,尤其爸媽上台時特愛粘上去,如果玩過火了,才去把他/她抓下來。采紅在我致辭的尾聲衝進來,帶著台灣綠黨黨旗上台,事後我問他你怎麼知道我在講話,他說『你用英文我也聽得出來是你阿』。

 

日本和台灣兩個國外綠黨致賀詞後,勞工、女性權益、動物權、和平與性別等各議題小組(agenda group)輪流上台分享。動物權小組特別做了投影片報告活動狀況。

Anna_luehrmann  

青年綠人的報告非常搞笑,引起陣陣笑聲,他們也特別舉出德國綠黨Anna Lührmann為榜樣,她在19(2002)就當上國會議員創下最年輕的世界紀錄,報告人比出超人的姿勢,有為者亦若是。

 

各地方綠黨依序上台,京畿綠黨黨員人數最多聲勢浩大,釜山綠黨一同唱歌並由具滋相(koo Ja-Sang,今年萇山區國會議員候選人)帶領發出吼叫,身著抗議背心的濟州島綠黨則受到最大歡迎。

反對濟州島設立美軍基地     

濟州島綠黨是反美軍海軍基地運動的核心,會場播放一則活潑有趣的短片,人人都歡唱『綠黨』,用歡樂的運動基調,對照出戰爭的殘酷無情。巡迴串連從104日就展開,將在113日大會師達到高潮,呼籲和平的島嶼,別變成新冷戰結構的前線。著名的人權牧師上台致詞,大會最後由人權工作者兩位上台祝賀,也是呼籲大家關注這件事。

 DSCN0578反對濟州島設立美軍基地

晚餐是簡單的煎餅、白豆腐配泡菜、麻糬、長條米糕,還有米酒。

 

在返途的漫漫車程上,和日本綠黨共同代表長谷川羽衣子(Hasegawa Uiko)聊了許多,特別是三個國家綠黨的異同。在「反政黨的政黨」議題上,因為日本綠黨前身「虹與綠」(綠色名單、綠色圓桌演變而來),很長期是非政黨的政治組織,雖然在地方議會有七十席議員,並組成議會會派(黨團),但社運性格濃厚。由於福島核災的刺激,今年正式組黨以進軍明年的參議院大選,成立大會選在政治中心的霞關,特別要做得『像一回事』,議程也稍微正式點,卻也有黨員公開質疑『何必搞得太像一般政黨』

 

不過我的親身觀察幾次全球綠黨的會議,和我們這三個國家的綠黨大會,都算是活潑有趣的。「反政黨的政黨」這個議題全世界綠黨都在討論,一般政黨當然不會有這樣的問題意識,那就說明我們的確就是綠黨阿。我記得有一次台灣綠黨用開放空間技巧舉辦會議,剛好一位曾任五院院長的在野黨要員經過,場地管理者和我過去打招呼介紹是綠黨的活動,那人聽了之後看我們都是圍成幾個小圈圈熱烈討論,就疑惑的問『所以你們綠黨是一個社團?』。

澳洲參議員Bob BBrown跟大家一起討論   

<第三屆全球綠黨@塞內加爾,平等的對話方式非常普遍,連國會議員也跟大家一起討論>

 

話說1983年德國綠黨首次進入國會,提出雙腳理論(一腳在社會運動,一腳在議會政治),議員們身穿T恤和牛仔褲打破神悶的國會殿堂,媽媽議員甚至在裡面公開哺乳。當時綠色政治席捲歐洲,成為政治學界研究熱門議題,因強調草根民主無法以傳統政黨框架來定義,而有「反政黨的政黨」的理論。經過兩德統一時的選舉挫敗、與社民黨聯合執政蛻變,德國綠黨的草莽性格漸退而獲得更多溫和派選票,去年甚至奪下巴登福騰堡邦總理,穿著T恤和牛仔褲進入柏林市議會的變成海盜黨。

祝賀韓國綠黨成立   

我的賀辭,第一段事先在台灣擬好,用詞比較文謅謅,大家變得比較沉默。第二段之後是在韓國幾天的感受所寫,我一個人在外,來不及請國內英文較好的人潤飾,但大家還是聽得懂,許多人紛紛點頭稱是,我想,這才是綠黨的味道!

<台灣綠黨給韓國綠黨成立大會的賀辭> 

Green Party Taiwan congratulates the Korea Greens on your re-inauguration; we admire your fortitude persevering through restrictive electoral laws.  Members of the Asia Pacific Greens Network (APGN) will collaboratively advance electoral reform, a nuclear-free Asia and the realization of true participatory democracy.

祝福韓國綠黨的夥伴們再次組黨,不畏艱難的精神令人感佩,我們也認為必須打破如此無理的政黨法。亞太綠人聯盟(APGN)的各個成員將團結起來,一同推動選制改革,實現真正的參與式民主,並為非核亞洲的共同未來而努力。

 

Korea has geopolitical proximity to Taiwan, we are in the slit of two imperialist to shape the miserable modern history. One is China, another is America.  Recently, the territorial disputes should not become a new Cold War structure.   Green Parties in these three countries-Korea,Japan and Taiwan- will play a key role in our own countries.

韓國和台灣在地緣政治上相近,我們都在兩大帝國主義的夾縫中形塑了悲慘的現代史,一個是中國一個是美國。近來的領土爭議不能變成新冷戰的結構,韓、日、台三國綠黨將在各自國內扮演關鍵角色。

 

We also face the similar structure of collusion between politicians and capitalist under the gloomy shadow of globalization.Therefore we care about the same rights:

freedom from fear of radiation threaten, freedom from hunger of clean foods, water and air, freedom from discrimination not because of ones' different identities, and everybody has freedom of choice a real happy lifestyle.   We are not only struggle for human rights and animal rights, but also the rights of Mother Earth.

在全球化黯淡的陰影下,我們也面對相近的官商勾結結構。因而我們都關心相同的權益:

免於輻射威脅的自由,免於飢渴於乾淨食物、飲水和空氣的自由,免於因為個人認同而被歧視的自由,以及,每個人都有選擇真正幸福生活方式的自由。

我們不只捍衛人權與動物權,也為地球母親的自然權利奮戰。

 

The governor”1%” learn from each other to control us “99%”, the wrongdoing in one country will copy to other country very soon.  We must consolidate to prevent from getting worst, eventually to create a better tomorrow!

那些1%的統治者都會互相學習如何控制我們這99%,在某個國家一件不對的事很快就會複製到另一個國家。我們必須團結起來避免局勢惡化,終究要創造一個更好的明天!

 

We are in the same Green family indeed. We also discuss the anti-party issue.

Green is the answer!    Let's move on!!

我們真的都在同一個綠黨家庭裡,我們都在討論「反政黨的政黨」的議題,其實綠色核心價值就是答案!讓我們攜手前進吧!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韓國綠黨+成立  

在首爾韓江南邊的永登浦區, 知名的汝矣島上有國會議事堂、KBCMBC電視台、63大樓等。位在附近的韓國綠黨辦公室,大約30坪的空間陳設簡約,反核是主調,也吹奏動物保護的可愛風,在太陽和月亮的照映下,大家扛著綠色多樣的地球。同伴動物的貓狗,和被當作農場動物的牛豬雞,一同舉起綠色大旗。

 

週六清晨的秋風有些涼意,車上破冰小活動的自我介紹,許多人都提到,『這是我第一次參加的政黨,也會是最後一個政黨』,更不希望再舉辦『再成立大會』。韓國綠黨才剛在34日完成五個地方政黨而正式成立,由於今年411選舉結果低於預期,只有103,8110.48%),未達政黨法規定的2%,就被迫解散,原本名稱不能再使用,於是取新名字叫做『綠黨+』(發音:Lo Se Dang Plus),他們已針對政黨法陋規提出訴訟,若成功便可以回復『綠黨』本名。

洪城樸門教育中心太陽能板   

韓國第一次有政黨這樣子辦成立大會,跑到距離首爾車程兩三個小時的鄉下有機農村—忠清南道洪城郡(Hongseong-gun)環境農業教育中心。當地是左翼的民主勞動黨票倉之一,綠黨在此地也有最高密度的黨員,(黨員數最多的是京畿綠黨)。

這次國會議員選舉,綠黨將農民運動的劉永薰(58)列名不分區候選人第二名,在總統李明博的貫穿四大川的大型工程計畫中,將掠奪許多農民的土地,綠黨的農民運動揭穿了政府假環保工程的虛偽。

洪城樸門教育中心書店   

韓戰過後,有個牧師來到這個小村子建立學校,後來這裡變成有機農村,樸門農法(Permaculture)學校。村子的入口有一個公共圖書館,同時是社區公民培力中心,他們認為真正的綠色有機生活,也必須建構公民社會。而這間小書店,完全沒有店員,開架式的擺放一個投錢箱和登記本,菜園旁邊還有幾片太陽能板供電。

洪城樸門教育中心小孩玩稻草稈   

農田剛收割過,小孩便拿起到草稈玩起來。一行人邊走邊看,農村的醃菜甕,驅蟲兼觀賞的花朵,遠方是黑色遮蔭棚架的人蔘田。

 

成立大會之前,就已經推選出四個重要代表,並經過第二階段的黨員複決認可(線上或通訊投票),包括:執行委員會共同主席:이현주 (Hyunjoo Lee,女性)、하승수 (Ha Seung Soo,男性)

韓國綠黨執委會共同主席  

以及政策委員會共同主席:이유진(李侑珍,女性) 、변홍철 (男性)

 韓國綠黨政策會共同主席  

成立大會開始,並不如一般政黨演奏國歌,主席開玩笑說「要聽國歌的請出去」。接著鼓掌通過黨名為『綠黨+』,以及黨章修正案:執行委員會至少有十分之一為「(社會)少數」代表,包括性別認同、身體障礙...採取較寬廣的定義,政策委員會則就黨的政策主張,對外代表發言。

 

在基本主張的修正案,增加了國際合作,但討論焦點在「非政黨的黨」,還動用表決。

就如執委會主席하승수 所說『我們的政治與一般政黨不同』,開創不一樣的政治是大家的共識,但策略上是否如此對外宣稱,則有許多討論。主張刪除者認為,綠黨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已經被當作不是政黨而是NGO組織,若再這樣強調,選民會認為綠黨不夠有奪權的企圖心。政策會主席변홍철 便認為:綠黨要更強化、培力(empower)人民參政。

也有人阿Q的說,依照政黨法,公務員、教師、僧侶、醫護人員都不能入黨,若我們是非政黨的政黨就可以了。一個年輕女生主張,一般政黨取得權力的目的是想要控制別人,建議修正為「不想控制」的政黨。

經過一番熱絡的討論,徐炯源市議員發言『我們要展現綠黨有所不同的強烈政治意志,我們要把其他政黨拉到我們這邊來,推動非傳統的政治』,獲得熱烈迴響。

主席隨即裁示以表決卡表決,在場101人,主張保留「非政黨的黨」有66票,倍數於要刪除的29人。

 韓國綠黨+成立討論熱烈  

關於11月總統選舉的綠黨立場,三種選項(推自己的候選人、提政策要求各候選人支持、支持其他黨候選人)並無結論,決定另外開會討論。多數聲音提及,合作對象一定要支持綠黨反核的基本立場,但目前總統候選人都未符合綠黨的反核主張。也有人認為,要說支持或是團結合作,遣詞用句要很謹慎。因應後續情勢變化很大,應該設定決定的期限、門檻、條件。

<待續>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投纜車BOT開發案,北投區除所在地的林泉里長陳惠華堅定反對,兩個未表態,其餘41個里長都有條件連署支持,但恐怕也不能代表全部民意。馬英九市長時代大力推動北纜和貓纜,不惜違法規避環評,貓纜危機層出不窮,熱潮一過開始虧錢,北纜竟能重新啟動,現有地方自治體系有如殭屍麻木不仁,創建一套好的地方公投制度,用各方都能接受的機制來解決政策爭議。

 北纜T3塔柱北投公民會館模擬圖  

其實大多數里長被「重振北投」的大帽子壓住,還有人情包袱不得不簽,才附加「業者與居民充分溝通取得共識」的條件,或謙稱「只是個人名義」,顯然也自知不能代表所有民意,只是幫忙在環評會議虛張聲勢。既然里長敢簽署支持,不論有何條件的委婉說詞,都有心理準備接受兩年後選舉的檢驗。也因為欠缺實際可行的地方公民投票制度,基層民意常常被里長所代理。

 

回顧2010年地方選舉前夕,爭議多年的慈濟內湖園區就地合法案,突然重新啟動進入都市計畫保護區用地變更。當時傳佈一份內湖區所有里長支持開發案的連署單,在強大的地方民意質疑下,多名里長公開否認,慈濟涉及偽造的羅生門弄巧成拙,選舉結果堅決反對變更的週邊里里長皆當選連任。另一方面,前副市長林建元借調期滿回任台大前夕,擔任都市計畫委員會主席加開會議,讓雙方計一百多位民眾都上台發言,導致北市都發局去年悄悄修改會議規則,嚴格限制發言權利,民眾參與的大門關上後,愈是想堵住人民的嘴巴,在官員耳邊抗議的聲音必然愈大

 北市都委會新規則限制民眾發言  

大巨蛋BOT,去年則是信義區所有里長、和大安區大多數的36個里長連署反對,議會也無異議通過松山菸廠應作為森林公園,但這些民意全被郝龍斌市長視為糞土台北市的環評公正性早就破產,大巨蛋環評2009年被否決後,遠雄以幾乎一樣的修正案送審,輕鬆過關。

 

目前各縣市訂有公民投票自治條例的已超過半數,過去引領台灣政治改革的首都,已被遠遠拋在後頭,新北市的朱立倫早了郝龍斌一大步。台北市不但進度上必須急起直追,也應該用更進步的內涵來扳回一城,自治條例不能完全照抄鳥籠公投法。以目前幾個爭議案件來說,應有鄉鎮市區層級的公投,不該只有全國和縣市層級;同時,應有雙重同意門檻,必須當地和大範圍層級都同意才算通過。

我們參與澎湖和馬祖賭場公投,因為資訊不對等而變得形式化,應加強透明公開及平等發言權等實質規範,尤其要禁止開發方毫無依據、漫天喊價的空頭支票。以國際經驗來說,歐美城市的地方公投普遍且頻繁,公投不是零和遊戲的是非題,而是過程和結果一樣重要,包括過程中所有聽證會的結論都和投票結果具有同等拘束力

 

當市政府行政權獨大,貌似專業的都市計畫、環評、文資審議、樹保等委員會,獨立性和透明性也全被行政權扭曲,行政程序法的行政聽證不曾執行,資訊公開被推三阻四,市民需要完整的公民投票程序,將毫無邊際的開發幻想拉回真正民意的現實

台北市議員好好加油啊,別被郝龍斌看衰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政府陳冲內閣在倒閣壓力下發出「一個月有感」的「經濟限時批」,旺中的工商時報二日即刻發表社論「移開阻礙民間投資的兩大石頭」,公開點名勞委會的基本工資和環保署的環境影響評估。馬政府若是就這樣抓紅、綠兩隻代罪羔羊來掩飾自己無能,降低勞工與環保標準向中國看齊,能夠吸引到怎樣的鮭魚台商返鄉可想而知,如此帳面經濟數字成長是打腫臉充胖,其破底競爭將令人民對未來更無感


綠色全球宣言  

 

[另立全球化的巨著很多,當然推薦英國綠黨的這本<綠色全球宣言>,作者之一的Caroline Lucas,1999年當選歐洲議會議員,2010年創下歐洲綠黨以地方單一選區進入國會的紀錄]


資本家自己不長進就怪罪勞工和環保運動,本是二、三十年前的過時論調,這次捲土重來,證明台灣的官商勾結對於全世界的綠色EQ潮流,根本智能不足。近年另立全球化的學術研究均發現,在高舉經濟自由化大旗的負面全球化之下,後進工業國們被迫相繼降低勞工、環保等應有的管制標準,彼此惡性地向下破底競爭,以求獲得跨國資本的青睞投資。台灣政治部門無能,被一堆靠補貼才能活的資本家耍得團團轉,竟想走回血汗勞工和賤賣環境的老路,將從全球產業鍊的中段班向下沉淪

 

荒謬的是,這些誇稱是高附加價值的投資,竟然會負擔不起合理的薪資和環境成本,惡霸地硬要繼續壓榨勞工和土地。

 

台塑六輕四點七期環差案申覆被駁回來說,環評都已決議通過允許開發,台塑還想要取消附帶的條件要求和說明,其經濟打手們在媒體上如喪考妣地說會阻礙投資。就好像糟蹋了土地,踐踏了環評,卻連環評委員要求的一點「遮羞費」都不願意付

 六輕建廠帶來的癌症村  

當年六輕第四期擴建提出環評時,環境污染對健康和產業的負面成本開始大量顯現,也面臨社會關注的壓力,於是胡亂做出承諾以求「頭過身就過」。之後用水嚴重超量違反承諾被裁罰,就先疏通經濟部工業局同意「放水」(放寬用水量),再向行政院提訴願,並威逼環保署修改環評就地合法。其後的擴建案在環評改採化整為零策略,提出高達七次的「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這些林林總總加起來,難道不應該以「六輕五期擴建」重作環評嗎

 

此次爭議的揮發性有機污染物(VOCs),跟六輕設廠以來「新市鎮沒來變成癌症村來」有高度的相關性,當然要嚴格管制,難道台灣還要繼續用弱勢鄉民的生命,來換股東的自私自利嗎。尤其總量管制是原本就有的,並非新加的條件限制,卻無限上綱解釋成「各工業區都要一體適用 」,是要散布「狼來了」的恐慌,把大家拖下水。

 20120928杰拉華衝擊美麗灣  

其實環評的原意,是要協助廠商在正確的區位投資設廠,在開發前預先了解環境風險,並擬定一套降低污染風險的因應對策,開發派到底何時才會懂。但心存僥倖的開發商,把環評當作絆腳石,以至於在瀕危的白海豚棲息地蓋超大型石化工業區,甚至有美麗灣渡假村在災害潛勢區的沙灘上蓋飯店的蠢事。

 

以勞工團體和環保團體的標準來說,王如玄和沈世宏只是不小心跑進資本家鞋子裡的小石子,雖有點不舒服還可以往前走。官商勾結的共犯結構,這次透過打手擺明了,他們要挑戰的這兩座大山,是基本的勞動尊嚴和永續的生態環境,紅綠聯盟攜手接招吧!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東縣政府以BOT和美麗信財團共同開發的美麗灣渡假村已被最高法院分別判決環評和建照皆無效定讞,相對於環保署長沈世宏表態要拆,營建署官員也承認確是違建,內政部長李鴻源卻只「我們是政策單位,不是執行單位」,「如果台東縣府有需要,內政部會全力協助」,如此被動消極說法,實在是太令人失望,更有違法失職之嫌

 台灣海嘯模擬-南部  

李鴻源從工程會主委高升內政部長被賦予整頓國土規劃和利用的重任今年六月五日全國氣候變遷會議我代表民間團體和李鴻源部長針對防災調適政策對談可惜被他高聲挑戰「環保團體為何不支持油電雙漲」模糊焦點。我也要挑戰李鴻源部長,「還地於河,還地於海」是官方與民間一致共識,那麼,蓋在海嘯潛勢區沙灘上的觀光旅館違建要不要拆?美麗灣違建在等老天來拆嗎?

 20120928杰拉華衝擊美麗灣  

杰拉華颱風僅僅從邊邊掃過,海浪就已經打上美麗灣飯店的游泳池,而該地點位在海灣中段以上,從北往南的盛行潮流之下,早就把美麗信集團以往將廢棄物埋在沙灘下的營建廢棄土挖出來。當前氣候變遷已經令極端氣候機率升高,未來就算政府不拆,老天爺勢必也會幫忙拆,但屆時會是嚴重的公共安全問題,現在政府若未能事先防範將難辭其咎,內政部當然有必要積極處理。如果政府應為不為、該拆不拆,那我們還要政府幹麼,如果人民還要走數十年前自力救濟的老路,民意浪潮乾脆也將政府當違建一併拆了

 

李鴻源在今年13日擔任政務委員時,指示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NCDR)不只要更新「防災潛勢地圖」圖資,還要增加納入「海嘯潛勢地圖」。國立中央大學水文與海洋科學研究所吳祚任去年12月發表<台灣潛在大規模海嘯災害之研究>,模擬馬尼拉海溝引發海嘯,會導致核三廠有十公尺浪高,該圖也可清楚看見台東縣杉原海岸處在海嘯紅色警戒熱點,應有二公尺以上浪高,花蓮外海或亞普海溝的海嘯更直接衝擊花東海岸,花蓮市可能有十二公尺的浪高。我們要求,內政部長李鴻源應該公佈完整的「海嘯潛勢地圖」,並帶著前往美麗灣違建現場勘查。

台灣海嘯模擬-22情境  



建築法令之違建拆除是由地方政府執行,既然李鴻源說內政部是「政策單位」,那我們要問「還地於海」的防災政策是什麼?中央當然有解釋法令和介入的空間,去年總統大選期間政治性的農舍案,和目前爭議的中合宜住宅A7徵地預標售案,中央政府都表達明確的態度,甚至是地方政府拆民房的令箭。遇到財團的違建案,中央就不敢吭聲,未免太過現實而被看破手腳。兩個和美麗灣違建性質最接近的案例皆在台北市陽明山國家公園,中央的處置都贏得掌聲,北投纜車BOT弊案規避環評,2006年內政部對已動工的廠商直接撤銷建照,委外經營的菁山露營場違法擴建案,想補作環評就地合法,2008年內政部也是下令拆除實質違建。

 

李鴻源經常在演講時強調,氣候變遷和治水所牽涉的政府機關眾多,過去也頗自豪在新北市中港大排整治能夠橫向整合多個局處,以及高鐵地層下陷案更複雜的官民協調。美麗灣違建案牽涉到的部會機關包括,主管環評的環保署,球員兼裁判的台東縣政府,原住民傳統領域的原民會,最關鍵的是,監管海岸土地利用管理及建築管理的內政部。李鴻源在主管業務上更應該有魄力「一展所長」,展現協調力和執行力,召集專案小組前往現勘並妥善處理。這次「人民有需要」內政部若不能「全力協助」,那未來國土計畫法、國土復育條例、海岸法和溼地法等國土法令的立法推動,民間怎會感覺政府是玩真的。李鴻源應該正面面對美麗灣違建案,不要說一套作一套!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