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暗時上車前,我企在台南車頭望外面看,路火直透圓環撞過來。離開故鄉超過二十冬,返來搵醬油一兩工就走,記憶也在彎角的所在,一點一滴流過椰子樹葉的縫,紅gigi的鳳凰木早就火花去。懷舊、肖念確實是無什物路用,就將我在這裡經歷過的代誌,講出來也寫落來。

這是2012/9/20二中母校週會演講「地球發燒,少年郎毋通邊仔喊燒!」的第一段,是希望能夠給在校生多一些激勵,也使我翻出一些老相片。

 ---------------

南二中童軍團教我的事

 

勇:拜自然為師。仁:堅持、行善。智:解決問題的能力。

南二中童軍團教我的事   

1.敢做沒作過的事

很多人以為我天生就很會講話,我帶女兒回鄉下,阿嬤歡喜地笑說,跟我小時候一樣「足愛講話,攏講不停」。其實年紀愈小,我們愈敢講講話,但經過家庭和學校教育的馴化,「囡仔郎有耳無嘴」和「吉人之辭寡」等等,變得不敢講話,需要講話的時候卻不會講話了。

我也曾經不敢在公眾面前講話。國小畢業升國中的暑假,在台北信義路補習班大教室裡,老師上週留給大家的有獎題目,剛好民生報寫了,許多人都看到,卻沒人敢舉手講答案領獎品。我就跟旁邊的小孩談好,我提供答案由他來講,獎品均分。分好獎品後,他笑嘻嘻覺得賺到了,旁邊也有人問我幹麼不自己講還要分給別人,結果我反而悶悶不樂了。「敢的人拿去吃」是競爭社會運作的邏輯阿。

二中童軍團2   

用聯考分數來把人分等,吊車尾的感到慶幸又恐懼,反過來也很多感到不平又驕傲。有些同學努力的考插班到雄中、中一中。我是不想再唸無聊課本,剛好看到童軍團擺攤,似乎很好玩,學長又能言善道,就報名加入了。

當時還在戒嚴,學校只有極少數的社團,第一次午休上課大概有一百人,我很想要留下來看看怎麼講話,就很努力表現以免被淘汰。大概是太投入了,後來竟然變成小隊長,當然就必須要競選聯隊長,在同票數的情形下,經過在廢票中驗票,成為副聯隊長。沒有人在各方面都是最強的,就是要輪流學習領導被領導,還有四個小隊之間的既競爭又合作。

 

童軍團教我的第一件事是「敢做沒作過的事」,這其實是從大自然學來的。

 

 

2.對風險的控管

大自然不是你表面想的那樣,這是某次我們自己辦聯誼活動,在草山月世界地形拍的,看來似乎驚險,其實非常安全。現代社會把大自然形容得很可怕,其實在工業化兩百年來,人類已無天敵,蛇阿這些動物還比較怕人類,人類自己才是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是地球的癌症。

二中童軍團3  

我們可以經由事先準備,將風險降到最低,並預期萬一發生的最壞情況是什麼。這樣我們就能趕去做,原本因為沒做過而不敢做的事。

童軍團的訓練都是在午休和放學後,濃密的榕樹下,有點雜亂的階梯角落,演練在自然環境下需要的求生技能。正式的野外活動訓練前,也有小組幾個人先去探路全部走一遍。有些人可能第一次在野外過夜,所以先在校內辦夜間活動,講鬼故事,到時候夜遊、露營夜宿就一點都不可怕。

大概就是「失去山林的孩子」這本書所提到「在可控制的條件下,讓孩子去冒險」。

當年,我們童軍團每年固定新訓的地點,風櫃嘴山和太陽谷,那個晚上的夜遊,走一小段南橫公路,切下余清芳橋,從黝黑的密林中鑽出來,滿月遍灑的銀色世界,蟲鳴不已

 

 

3.人生三階段: 學習(高一)→ 付出(高二)→ 享受(高三)

 

社會的常態是混齡的,但學校把同年齡的孩子聚集起來社會化。學生社團在短短三年時間內快速流動,又有升學的壓力,所以用學習、付出、享受的模式來運作年齡階層。(學生時代當然覺得是漫長的三年)

高一升高二的時候,心境的轉變是一個必須突破的關卡,尤其是必須獨當一面承擔責任的幹部,特別是需要決斷的時候。對組織的存亡關鍵來說,必須從高一招收到足夠數量的新生,以及夠硬的接班群。這十幾年隨著社會和校園逐漸開放,童軍團面對的競爭變多了,呈現劇烈的起伏,有一年「初二回娘家」,很詫異居然三個年級加起來剩下個位數,最近才又回升。

二中童軍團4  

那一年的暑假,我們到永康某個社區帶國小高年級和國中的小朋友,在崑山工專(現已升格為大學)游泳池教自己剛會一點的東西,其實還是玩樂的性質居多。特別是他們要給我們一筆不少的工讀金,金錢的誘惑可以做很多事情,像是炊具更新,不必每次都要抬那重死人的大木箱。如果要收必定是社團公積金,因為那是我們在社團學到的技能,而引起很大的討論。高三的「長老」嚴肅的指出,「童軍團是服務不是賺錢,難道我們要像XX團,變成跟康輔社沒兩樣嗎?」,於是我們做出維護傳統核心價值的決定。我自己需要錢,則去找工讀機會,也到考場賣報紙,一塊五塊的賺。

高三的午睡時間太珍貴,就鮮少到團部,只從紅樓二樓教室走廊往下探望揮揮手。偶爾一兩次大家約了一起午餐便當之後照相留念,新訓露營當然要去享受享受囉。

 

那個固定的露營地和訓練路線早就被南化水庫淹沒,紅樓在我畢業後幾年也拆除重建。美好的過去隨風而逝。幸好,紅樓僅存的玄關留了一間給校友會辦公室,童軍團也留下許多當年我們從前人傳下來的模型、工具,還有竹子編的「招牌」。

 

 

<個人簡歷>

1970年生於台南二層行溪畔(官名二仁溪),先祖父為原居南投埔里的巴宰族。

高雄市前金國小,彰化縣精誠中學、台南縣文賢國中,台南市大成國中。

1984創設大成國中集郵社。1985~88台南二中,童軍團74級副聯隊長。

1988~1989青少年福利服務中心志工,大學重考一年。

1993台大政治學系畢業,1997台大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

中學1大成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大校長傅斯年遺訓「貢獻這所大學于宇宙之精神」,台大校訓也說「敦品勵學,愛國愛人」,但台大校方根本不是這麼回事,不但不願妥善安置紹興社區居民,連小孩、往生者也控告,這是典型的過河拆橋,當人當作工具、棄之如敝屣。

2012-09-08 16.42.23   

歷史上的首都核心區,當然有些軍事戍衛及後勤設施,還有一大群像工蟻般的底層人民。中正紀念堂和自由廣場以前是軍營,南側有中高階軍官所住的眷村早就改建成國宅,房價也水漲船高,一生無虞。

2012-09-08 16.18.58  

但北側住在台大醫院對街紹興社區的基層老兵,卻沒這款皇帝命,他們小小會漏水的陋居,在隙縫中累積長成了非正式的小眷村,而年少時被抓去打仗來到台灣,臨老卻被國家說是霸佔公產,打過徐蚌會戰的伯伯破口大罵。

2012-09-08 16.57.24   

政治首都的權力早就讓位給商業首都的金權。但這城市也是需要更大群工蟻們維繫運作,即便是保守右派的城市規劃學派,也認為這些經濟上的窮人應該在市中心有安身立命之地。台北城的都市化過程,有些城鄉移民也住進了這裡。

2012-09-08 16.15.40  

這裡有城市環保局清潔隊的正式清運體系,也有輔助的資源回收網絡,在主流的價值裡,他們卑微,他們卻是讓城市可以繼續運作下去的無名功臣,但國家卻不讓他們活下去。

 

在鋒面入秋之前最後一個陽光燦爛的週末午後,我在紹興南街的巷弄裡。居民和路仁教授的帶路,還有文魯彬律師,和我女兒也一起走。

我當然會想起1997年的十四時五號公園的推土機暴力拆遷。

2012-09-08 16.50.01  

這紹興社區還搬不走的弱勢住戶不多,還有更大面積低密度的傾頹房舍,有些也已經被推土機推平成一片草地,應該更有機會做出好的結局吧。

 

台大要成為百大的宇宙大學,還是第一名的推土機大學?

我不是有錢到可以把名字掛上系館的商人,但我希望學校可以給校友們一個答案。

 2012-09-08 16.18.29  

這裡有成片都市森林要保存,不該只有單棵單棵老樹的指定。

這裡有成群的老屋,貫穿殖民與現代化的歷史。

這裡有為這個國家、為這座城市,付出一輩子青春的老人,應該安心終老。

 

台灣不是說「最美的風景是人」嗎?台北的市民、台大的朋友,請你再告訴我一次這是真的。

2012-09-08 16.19.50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載於201297日蘋果日報

[在拳腳相向的時代,談和平總是被當作不現實的。但好好的想現實,和平才會實現。]

釣魚台-美聯社   

鄰近各國的領土爭議逐漸升高,韓日的獨島/竹島之爭,台中日的釣魚台/尖閣諸島之爭,到南海諸國的動作頻頻。全都是從大陸民族的觀點,認為海洋屬於陸地,所以爭取更多的島嶼控制權,就有機會掌握更多所延伸的海洋資源,甚至是領海、領空的通行權。國際強權的主流觀點長期依循拳頭的遊戲規則,人類自以為擁有瓜分地球母親的權利,把大自然當作被支配的客體,這是世界連年爭戰未能和平共處的結構因素。台灣弱國的軍事外交都難施展,與其打一場不可能贏得軍備競賽,不如以海洋民族觀點,提出「島嶼屬於海洋」的進步和平觀點,反而更有可能保衛自身安全。

 

日本野田內閣和東京都政府搶著要用數億元買下釣魚台,實在是多麼可笑的事,一百多年前北美索瓜米希族酋長西雅圖的宣言早就說「您怎麼能夠買賣天空穹蒼與土地的溫馨?」。然而,當漁民喪失了周遭原本公共的漁場而被驅趕,就不好笑了。印度農民運動領袖范達娜席娃(Vandana Shiva)曾說,在她與聯合國組織合作的經驗中,許多環境和資源分配的社會問題,都被國際強權設定為對他們有利的宗教或種族的衝突議題。目前東亞島嶼的領土衝突,很多都包藏了石油探勘、漁業捕撈,或是遠洋航權的課題,台灣很可以用南島民族原住民的傳統智慧,作為解決東亞區域自然資源永續管理的方向。

 

蘭嶼的達悟族是台灣真正的海洋民族,在他們的觀念裡,陸地皆屬於海洋,以地球上海洋面積佔七成以上來看,即便是最大塊的歐亞大陸,或是非洲,也不過是更大的「大島」。蘭嶼各部落漁場在各自近程海域公共使用,有傳統智慧與禁忌來管理時間與空間,在本島漢人機械大漁船不分季節瘋狂捕撈前,沒有竭澤而漁所謂「共有地的悲歌」(Tragedy of the Commons),從來沒有人會想說去佔領無人島(小蘭嶼)以主張漁場。

小蘭嶼-齊柏林-經典雜誌  

很簡單的常識,海水潮來潮去,魚兒游來游去,風兒吹來吹去,僵固不動的陸地、人類的手腳,甚至延伸的機械,怎麼能說抓得住流動的自然世界。更不用講,人類在四十六億年的地球歷史上,是何其短暫的旅客。地球是萬物的家,釣魚台硬要問是誰的,她該是島上花草和小動物的家,是遷徙候鳥的旅店,頂多是漁民的避風港、休息站,而不該絕對屬於周遭那一個民族國家,甚或是早被併吞的琉球王國。

 

牽扯中日兩國歷史仇恨尖銳對峙的島嶼,台灣應是雙方之間可信任的緩衝,做國際社會都能共同接受的管理者,將此一海域劃為國際性的海洋保護區,也是東亞和平示範區

讓台灣變成東亞的永久中立國,如同歐洲的瑞士,以作為民主繁榮多樣社會的後盾,前提是,人民有自信把各國友人都當作人來看待,政府願意把已經長久先佔先贏的島嶼,主動以某種形式更開放給國際社會。

太平島-中央社陳舜協  

太平島距離高雄港的補給線長達1600公里,是台灣本島長度的數倍,我國因歷史有效控制,並有綿密且實質的民間活動。而2006年的機場新建工程並未實施環境影響評估,其環境破壞及決策、執行等過程也被監察院糾正。要求增加軍備的立法委員林郁芳,挾民意要監察院和環保團體不要再批評。我們很簡單的問題是,國家主權是用來捍衛民主制度與價值,還是政府拿來獨占環境資源用的

 太平島-中時  

<太平島機場跑道都已經到頂了,再延伸就要填海去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