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4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推動油價雙漲之,媒體開始大量報導生活環保的節能撇步,但「晚上洗衣服電價比較便宜」的傳聞,對大多數的家庭都不適用。政府和台電有義務全面換裝智慧電錶,作為整套時間電價制度,以及再生能源上網的基礎工程,這樣才能推動民生用電的以價制量,不會消耗民眾節能減碳的動力,同時走上非核家園的坦途。

 

一般的傳統電錶,只能單向累計從電網送到家戶的電量,但智慧型電錶,可紀錄各時段用電量,甚至「倒退嚕」,當家戶太陽能或小型風力發電送上電網,將依照不同價格賣給台電。德國非核家園,把選擇不同電源的選擇權利還給消費者,負擔不同的電價,智慧電錶可輕鬆計價。

時間差別電價,依時段訂定不同電價—中午高、半夜低。因為用電需求有尖峰和離峰,經常差距在三成至一倍間,但電力供給不用就不見,無法像水一樣存起來,而火力發電廠有著大型煮水鍋爐,不像家電開關那麼簡單頻繁啟動關閉。台灣通常是夏日中午冷氣需求火上加油,為因應尖峰穩定供電,就拚命蓋「備而不一定用」的電廠,增加備載空間以免跳電(過去幾年跳電卻常是晚上家庭活動的非尖峰時間)。

當前時間差別電價的主要受益者,是電弧爐煉鋼業者,利用晚上較便宜的電,來把廢鐵加溫熔化再製。有些大型旅館或百貨公司、廠辦大樓,利用晚上製冰來降低白天冷氣電費。但一般民生用電想使用時間電價,台電設定的門檻是八百度以上,對一般家庭根本是看得到吃不到,利用半夜洗衣服省不到錢又吵鄰居。欠缺時間電價誘因,家戶可節約用電的調整空間相當有限,民眾被動地增加整體電費,當然怨聲載道。

 

若全面將傳統電錶換裝為智慧型電錶,在錙銖必較的理性行為下,全民將掀起節能熱潮,將可疏導部份尖峰用電。若再附加「可停電力」機制,增加電力調度彈性,自願在尖峰時候優先停電者,換取較低的套裝電價費率,對平常都去上班的家庭,偶爾冰箱停一下影響微小。而製程絕對不能中斷的電子業和石化業等,既然需要穩定高品質供電,當然得付較高的費率。電力需求的峰谷波動平滑化,可以少蓋一點蚊子電廠,台電大大省錢。

這次電價調漲最失敗之處,就是維持「用越多愈便宜」的電價梯度,變相鼓勵高用電大戶,但供電並非量販商品,每增加一個新電廠的邊際成本是愈來愈高。台電應該扭轉為「累進電價」,對自身企業經營才有利,用電愈多單價越高的嚇阻效果,才和政策目標一致。

 

以各電廠變動成本及折舊一覽表計算,尖峰每度成本動輒五十到一百元,部份備用天然氣機組甚至高達兩百元以上;向太陽能購電則相對太便宜,今年每度才八元,並逐年急速遞減。這個寒冬倚賴核電的法國一度向西班牙和德國調用風電,因為尖峰的晚上七八點取暖需求,正是風力發電盛行滿載時。台灣要因地制宜,太陽能雖然只有中午四小時效率發電,卻恰巧削去用電尖峰,在未實施差別電價情況下,四層樓公寓頂樓鋪設太陽能板,約可一戶零電費,若差別電價的級距拉大一倍,等於全部電價都打對折,這經濟誘因可讓全民不分黨派,一起來達成百萬戶太陽能屋頂的政策目標。

政府歷年耗費巨資更新電網卻弊案頻傳,第六輸配電工程計畫高達3800億元,七輸也有2200億元,合計六千億元等於兩座核四廠,若將一小部份用來全面換裝智慧型電錶,和仿效德國廣設節能達人團隊免費技術服務,其他大部分拿來建制分散式的智慧電網,能大幅提昇輸配電效率,國防上也不易陷入電力癱瘓的絕境。

若電價上漲有節能的替代誘因,家家戶戶都會爭先恐後來做「人民發電廠」,而政府也不必戴鋼盔討罵挨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環保界一貫支持能源價格合理化來督促企業和人民節能減碳,但馬政府這次的油電雙漲卻未得到大多數環保界的認同,這正是馬英九不敢在地球日與環保團體見面,沒說出口的理由。如果油電雙漲是因為課徵能源稅,同時整合現有隨車徵收的汽燃費、牌照稅等稅費,並調降所得稅、補貼中低收入、鼓勵大眾運輸等配套,這樣的「碳減稅」才是真正節能減碳、且讓人民有利可圖的油電雙漲。馬英九遲遲不願兌現能源稅的環保支票,卻為了中油和台電虧損而漲價,又拿節能減碳來當擋箭牌,反而令人氣憤「吃人夠夠」!

 

台灣不是產油國,卻以東亞最低油電價格作為政策目標,在全球化的世界,本來就不對,也不可能長期維繫。台灣和競爭對手之間的能源價格差異,剛好給了一個產業結構轉型的政策空間,兩年多前賦改會能源稅版本,大約是用十年的時間把稅率緩步調高到韓國目前的水準,已經是非常厚道的作法,卻在裕隆汽車嚴凱泰等「馬友友」大老闆的高聲反對下夭折。這次油電雙漲,徐旭東說「過去我們都像被寵壞的孩子」,若是指這些資本家倒是沒錯,不談台電對民營燃煤電廠的長期保價收購,以售電成本高於工業用電平均價格計算,台電對工業用電近五年來的補貼(2007~2011),就超過2340億元,這才是台電虧損的主要來源。


徐旭東說「誰叫我們選舉的時候選票比較少」,但工業界的政治壓力顯然比人民的反對聲音強大,經濟部能源局,到現在還未依照能源管理法修正案(這可是馬政府得意洋洋的政績),公佈能源效率強制標準。以國內電弧爐煉鋼業、水泥研磨業、電子業來看,其平均耗電率,都比國內技術最佳值高出兩成以上。偏低的工業電價,讓高耗能產業不思節能和轉型,繼續賴在台灣擴產,這才是國光石化爭議的源頭。那些到現在還反對工業用電調漲的工商團體,說漲電價會喪失競爭力,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漲工業電價不漲民生電價,其實就能逐年弭平台電虧損缺口。從平均價格來看,台電的民生用電售價(每度2.94)高於帳上平均發電成本(2.82),發電成本又高於工業用電(2.45);在從量來看,工業用電量大約是民生用電的三倍(一年約1240億度:434億度),各佔全國發電比重的53%18%。移除不當補貼,是走向社會公平正義的第一步。

 

可以稱作「碳減稅」的課徵能源稅、降所得稅,對一般人其實也很有利,生活越環保退稅效果越大。在歐洲的實証經驗,因為以價制量的效果,家戶的總能源支出(附加能源稅的油電價X謹慎使用的油電量),許多人是減少的,而且到了繳所得稅的時候,還能再次享受降稅的好處。能源稅不能變成政府增稅的手段,所以理論和實務上都採行租稅中立,左手(能源稅)徵到多少、右手(所得稅)就要減多少,能源效率高的企業也能得到減稅的鼓勵,而因為中低收入戶繳的稅金比較少,則必須同時給予特別的補貼,以避免額外增稅(能源稅)的社會不公。最近,身障團體指出,因為使用維生及移動工具的必要性,難以承擔電價大漲,若是能源稅的制度,我們便可討論該給予多少的補貼,但現行的油電雙漲,就不容易擴編政府支出預算。

 

能源價格合理化,的確可以樹立領導人的歷史定位,但要讓人民願意接受油電雙漲,應該採行能源稅的碳減稅,大多數的環保團體都會全力支持,我們在街頭演講能源稅,短短幾分鐘都能讓民眾接受、支持。捨此正途,而馬不停蹄地參訪綠能廠商,找純粹受益者來為油電雙漲背書,實在很沒說服力,又落人圖利的口實。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