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從街頭的反應感受到的熱度,我覺得這次會打破「叫好不叫座」的魔咒。

選前最後衝刺,跟你拜託三件事:

1.催票!不論是否住在松山信義區,每個人催一票,至少就會增加兩千多票,足以撐起整個地球。

2.募款!捷運廣告已經上刊(一檔15秒),最後一波告急文宣十二萬份的派報,以及總部工作人員的薪水和雜支,萬事需要錢,大約尚欠十至二十萬元,11/26是政治獻金帳戶最後捐款日。

3.集氣!白天單車隊需要人,每晚在捷運市府站的街頭演說,都需要人氣,網路上電子信宣傳也需要人氣(每人有每天寄信上限,需要大家幫忙轉寄出去)。

 

11/26週五選前之夜,讓我們擠爆捷運市府站2號出口!

從下午五點開始到競選活動時間截止,十點之後不能用麥克風,十二點之前必須完全結束。這幾天的轉運站人潮八點會是一個低點空檔,我們將撐到九點以後讓第二波下班人潮看到。

請大家記得帶食物、飲水(至少是水壺或水杯)、雨具和禦寒衣物,加上手機和備用電池(現場催票),還有熱忱!

 

這幾天有愈來愈多不認識的朋友,在網路上寫網誌或臉書上支持綠黨,很多都是因為在這個轉運站第一次聽到綠黨,就被感動。

這就是社運參選的重要意義:讓社會大眾知道真相,並且取得政治權力

 

我們早就要超越「選理念」的階段了,我們不只是參選,要當選,而且要高票當選!每個候選人當選門檻大約是1.3-1.5萬票,五席全上大概就有近十萬票。

 

綠黨的選票愈多,就是告訴政府,環保是有票的!

不能把200公頃的202兵工廠送給鴻海郭台銘當後花園,不能把內湖保護區的慈濟違建就地合法,不能把松山菸廠送給遠雄蓋百貨公司跟旅館,更可惡的是:

你要把蘇花改升級成蘇花高、你要把白海豚變成國光石化的祭品……

我們就讓你2012總統敗選!

 

下面就講一些小故事,在拜票行程的空檔,我會慢慢補上更多,也請大家一起在你的BLOG和臉書上接力:

 

【小故事】有一個媽媽,到了現場,就一直要找我。她說,她的女兒和女婿住在高雄,每天都打電話叫他要投給五號潘翰聲,已經超過十通了,但是他看不到我的看板,看不到我的廣告,在捷運站看到我們的宣傳活動,她一定要來認識我。從她的眼神和握手的勁道,我確信,她這一票一定會投給我!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管你的選區有沒有綠黨候選人(有的話真是幸運!),趕快翻出通訊錄,一個一個死纏爛打,特別是不會上網、不看電視和報紙的親友,叫他投綠黨,叫他看選舉公報,叫他晚上到市府捷運站聽綠黨的街頭演說。

 

(待續)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1) 人氣()

我的競選自行車隊經過社區家門口,我一直期待彩虹妹妹會不會跑出來在陽台大喊……

 

乾淨的空氣,這簡單而微小的幸福,很奢求嗎?

就拚這最後五天,來換女兒一輩子的幸福。

 

 

「候選人的子女托育問題必須先安頓好」澳洲塔司馬尼亞綠黨(世界第一個綠黨)的選舉密笈(英文版)就有這一段,一直懸在我心上。

 

先前,我一直無法處理彩虹妹妹,競選活動也就無法正式全面啟動。最後這幾週,彩虹的媽媽「豪邁地」把累積的年假全部一口氣花掉,帶上、放學,也哄睡覺。

我早上天剛亮出門,這對母女還在睡夢中,晚上回到家,她們也都睡了。這好像是我原本離開投資業界的理由,不過,我知道競選期間高密度的活動也就是這幾週而已,剩最後五天,忍一下吧。

 

彩虹妹妹應該是忍不住吧,今晚我稍微早一點到家,她似乎是刻意撐到我回來,跟我聊聊一些話。

像是她看到我在幼稚園前面插的幾面集中的旗子,她知道我是五號,她一再說自己在班上是排X號,而班上五號的同學叫做OO,但就是只跟媽媽喊「五號潘翰聲當選」,不好意思當面跟我說。

她也如數家珍的說,姊姊給他一個玩具,和週末兩天回去苗栗的種種,但是「媽媽沒有買到你的座位,所以你沒有辦法跟我們去苗栗」(媽媽好會帶小孩!)。

 

我跟她玩最愛的「飛飛」拋接遊戲(2009澎湖反賭場公投大勝、1113環保救國大遊行都有在台上玩過),而四足歲之後愈來愈重的她(最近太少和女兒相處),加上我握手握到痠的肩膀,只好堅持限定三次就要她躺下來睡,而我洗完澡,她也真的睡了。

 

有一件事她沒有說,但是媽媽說了。

今天傍晚,我的競選自行車隊經過社區家門口,我一直期待彩虹妹妹會不會跑出來在陽台大喊,卻是落空,而媽媽說她有聽到了,但彩虹當時還在睡午覺。

 

我平常載她上下學的親子單車,現在也是插了選舉旗幟的「戰車」;把前面小孩座位拆了會比較好騎,我還是寧可讓這座墊偶爾卡住我的腿。

 

1113反國光石化遊行那天是她的四歲生日,我記得我四年前第一次參選市議員時,我寫的參選感言提到「如果她能坐著汽車到處兜風,卻因這個城市得了氣喘,她會快樂嗎?」

 

今晚,我在市府捷運站的街頭演說,說到空氣污染的經驗:

四年前,我的女兒剛出生,我帶她坐公車,在南京東路公車專用道的月台上,還不會說話的她總是皺著眉頭,我知道那是對噪音和髒污空氣的反彈。

現在,她等公車,很少皺眉頭,應該是習慣了。好可怕的「習慣了」。

二十年前,我初到台北求學,一出台北火車站我就被吵鬧的車聲和髒空氣嚇到,前面幾年,我每從台南結束返鄉北上,總要水土不服好幾天,現在我也習慣了。

一個初來到世上的孩子,當然可以辨別對髒空氣的嫌惡,但久而久之,她就習慣了。

我不能忍受這種「習慣了」,更不應該讓孩子「習慣了」。

我們應該要給孩子新鮮的空氣,我們要爭取呼吸乾淨空氣的自由和人權。

 

乾淨的空氣,這簡單而微小的幸福,很奢求嗎?

就拚這最後五天,來換女兒一輩子的幸福。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地球人請注意!」這幾天晚上,我在捷運市府站出口的街頭演說,起頭第一句就是這樣說。

台北百年來增溫1.8度,是世界的2.5倍!

有人會推說台北市個盆地呀,我覺得後天不足比先天失調更嚴重。


1.台北這幾年捷運一條一條開,結果小汽車數量還是一直飆高。只有胡蘿蔔、沒有棍棒的政策不會成功的;我覺得一定要課徵能源稅降所得稅,讓燒汽油上班的人,來幫搭公車上班的人付車票錢,並投注資源,讓搭公車更便利,治療很多人的公車恐懼症(看不懂站牌、等車等不到),輪椅、娃娃車、單車凡是有輪子的都做到無縫接軌。


2.公園綠地實在少的可憐!

難怪有四分之一的小孩得氣喘、很多人戴口罩才敢走在街上,落塵量比工業區圍繞的高雄多一倍。

台北每人平均享有5.16平方公尺綠地,遠低於首爾15.93、北京12.6、上海12.01、 新加坡7.99),這下可不能說是中韓聯星打台灣了,是台北自己不爭氣。

松山信義綠地不足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地球告急文宣的背面是為了回應一些人,

認為我們叫好不叫座,耕耘四年再出來選。

我只想問各位,地球還能再等四年嗎?

2011-讓我們把綠意種回來!  

松山菸廠現在這麼慘!2011-讓我們把綠意種回來!


四年前,潘翰聲就應該當選!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一片搶救告急,誰為地球告急、誰來搶救地球呢?
地球防衛隊,11/27站出來,一戶一票投綠黨!

如果議會再沒有綠黨,地球就要變火星了!

 

地球告急(正面) 

為地球嗆聲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內政部15日公布首批五處社會住宅預定地, 位在台北市松山區健康路、三民路口寶清段基地卻因未與地方溝通,引起民生社區週邊居民的議論與激憤。這也暴露出欠缺整體國有地規劃,因應選舉急就章的社會住宅政策,不僅無法開發新選票,反而還會流失鐵票。

社會住宅寶清段預定地  

過去五年多,國有財產局總共處分了848公頃的國有土地,相當於33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大小。目前政策是200坪以上的國有土地不賣,改以BOT等方式釋出,在實際效果上,還是將公共用途轉為私人使用;而200坪以下的小面積國有土地,特別是在市中心的精華地段,聚少成多地被變賣蓋豪宅,令一般民眾買不起房子,今年初以社會觀感為由凍結釋出,原本幾個月前正準備悄悄解凍,在都市改革組織等團體的關注抗議下才踩煞車。

 

當政客一手毫無節制的濫開選舉支票,另一手只好大量舉債或是變賣國有地等祖產。然而,許多公共設施都必須建築在土地之上,將國有地大量轉移到私人手上,就失去公共建設的基礎,除了社會住宅的基本原料就是土地,托育公共化、老人照護社區化、小班小校等政策的落實,也需要大量而分散的土地。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主張要蓋蘇花高的人,像傅縣長等人,都會說「要這條路已經要二十年了」、「已經環評十年了」。

事實上,蘇花高1999年921地震的隔週才正式提出(全國忙著救災,卻有人忙著混水摸魚),而後在2000年總統選舉前夕,以臨時動議的方式,在環評大會偷襲闖關通過。當時花蓮縣政府連一個代表都沒有,那麼環評委員有仔細看這個案子嗎?

2000蘇花高環評偷襲. 


「蘇花改」在梅姬颱風造成的坍方及生命損失下,政客把蘇花高/蘇花改以民粹操作成花蓮「安全回家的路」的唯一選擇。而蘇花改環評竟在短短14天內,連開二次專案小組會議,並且在46個問題尚未完全釐清前就「有條件通過」,對此,

前任環保署長陳重信主張「應該進入二階」,而曾任環保署長的趙少康則說「如果我當署長,在這樣的情況下我當天絕對不審」,那包括台北市長郝龍斌、前政務委員蔡勳雄等歷任環保署長的看法呢?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類似的提問方式,還包括:西部可以、東部為何不可以?國民黨可以、民進黨為何不可以?過去可以、現在為何不可以?國外可以、台灣為何不可以?

 

提問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挑釁的,並不想知道答案,就算知道答案也不肯相信,轉而再問其他問題;另一種是真心想要知道問題的答案,我姑且當作是後面這種來回答。

 

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大崩壞」一書的作者),指出「謬誤的類比」是人類集體決策常見的失誤。當我們面臨陌生的情況時,會以過去熟悉的情況來類比,若情況雷同不失為好方法,但如果只有表面相似,則可能帶來危險。

起頭的一堆問題,畢竟時空環境不同,不可全然類比;而有一些原本就是錯的事,何必要再繼續?

 

【蘇花改八座隧道若與瑞士的隧道相比, 歐洲是古老大陸, 地質穩定和年年長高的台灣非常不同, 蘇花改應做更多的地質調查-不只是鑽孔, 應讓專業的大地工程師評估, 才能避免像雪隧原定工期六年拖延成十五年, 又追加龐大預算。分期分段施工,可以避免全面動工無法收拾。最少也該縮小施工規模。

若沒有審慎環評就動工....早動工不見得早完工

 蘇花改隧道圖-雙孔單向 

我盡量找出資料和證據,就聚焦於這個核心的問題:

蘇花公路這裡,也已經挖過很多鐵路的隧道了,為何挖蘇花高的隧道就不行?(或者說,還有疑慮?)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不是淨土的花蓮,我開始投入環境運動

 

花蓮,早就不是淨土,卻打開我的環境意識啟蒙。

將近20年前,因為花蓮,我開始投注於環境運動。

此時,我要承受,因為相對剝奪感而燒起來的怒火。

孫景波教授油畫-花蓮之美  

(孫景波教授油畫-花蓮之美)

 

1991年我在大二的寒假,台大法學院學生會舉辦一場花蓮環保營隊。

北迴鐵路穿越中央山脈,豁然開朗的是和平溪壯擴的沖積扇,沒有西部大河河床的西瓜農作,更沒有挖土機,好美!

但之後,打破我對花蓮「淨土」的刻板印象,因為這個「環保」營隊,根本是「災難之旅」而不是「生態旅遊」:

1.產業東移的黑心水泥業   2.中華紙漿廠的屎尿

 3.預知土石流殺人紀事      4.鹽寮淨土簡樸生活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你住在花蓮嗎?」「你走過幾次蘇花公路?」「如果壓在土石底下的就是你的親人?」「歡迎你到花蓮來推動環保、選議員」「xx開發案怎麼沒有看到你們那麼強力反對?」「你們就是把我們花蓮當作後花園」......

 

在環評會,在談話節目,在部落格網頁上的留言,打到辦公室或是手機的電話,這類的攻擊佔了最大宗。(人與人面對面的場合,則很少有這樣的衝突)

 花蓮 

回答的方式有兩種方式,一種是硬碰硬的唇槍舌戰或理論的論證,很簡單的民主常識,就事論事的正當性,不亞於身份的正當性。我很遺憾,台灣的政治學界和傳播學界很少或是沒有出來說話,以拯救我們的民主政治和公民社會,以及建立真正的命運共同體。

 {本篇是常見Q&A綜合回答}


另一種方式,是有一點點情感的,一個真實的人,我就是關心這個地球、這塊土地上面的大小事,還有,自己跟花蓮的一點點關係。(見下一篇)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