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老樹的悲歌 新工處、公園處等列席單位也都離開了會議室,隔著旁聽室玻璃的窗簾拉了起來,麥克風音量切掉,樹木保護委員們將開始「專業審查」的閉門會議,學生、居民、伙伴們也陸續離開。在這漫長、不知何時結束的等待,有人說「不要等了老半天,又是『補件再審』」,就是這個烏鴉嘴,一個多小時後,文化局科長出來說「下週組專案小組,再開會討論,一定會找地方民眾參加,在這之前建商還是不能移樹」。徐州路案被認為「只是一棵樹」,能這樣反覆討論已經不容易了,大家的看法都很接近(建商除外),但是法律、行政程序、委員職權……,我好像看到「不能沒有你」那部電影的類似劇情又要上演。

 

游藝放著一串照片:松山菸廠最後一棵被迫遷的老樟樹,這台北平地最大樟樹的龐大綠色巨傘,移植前被強迫修枝剩三分之一,露出後面的菸廠古蹟,樹下175公分的人仍顯得渺小,31日被迫遷之後,大家都希望他好好成長。每個月第一個週一開放「面會」的日子,我們都去探望他,八月開始出現疲態,九月枝葉大幅凋零,十月開始吊點滴,嫁接樹枝(就像以前阿里山神木那樣欺騙世人的作法),「身上剩下的綠葉更少了,倒是樹下泥土上的香柱變多了」。

 技術若萬能,何需窮燒香我第一個報告時,援引松菸老樟樹的病況,強調「技術若萬能,何需窮燒香」的時候,還能壓抑情緒地把話講完,希望徐州路的老樟樹可以原地保留。但等到游藝說「這照片很美,但太陽公公每天早上起床應該很不忍心每天看到老樟樹即將枯死的身影,我猜老樟樹已經在倒數祂可以看到日出的日子」,我用報告遮住留下臉龐的淚,盯著已經看過無數回的老樟樹身影,不想去看樹保委員們的反應。我氣自己不夠努力去阻擋挖土機的暴力,導致「巨蛋回原點,老樹將枉死」的遺憾。

 松菸老樹的日出 

游藝說「樹木保護委員會不是樹木移植委員會」,「我們不應該是每個案子送進來,就去討論要怎麼移植,而應該討論怎麼保留他」。我也問「政府應該走在人民的前面還是後面?我們這屆要留下什麼代表作?當前的樹木保護應該提升到什麼層次?」在緊閉的窗簾之後,我們不知道,在沒有所謂民眾壓力的情況下,他們怎麼看待這些問題?

 

在客家公園的案子,副市長林建元可以強逼客委會變更設計「跨堤平台大幅縮小、自行車道不進公園」(在好幾個月的折衝之後),而樹保會也做出1.2.3區樹群不擾動的決議。但是為了花卉博覽會,1168棵老樹還是莫名其妙的,被當作盆栽一般移來移去。

 

其他環保團體的伙伴,一整天守著被強行過關的中科四期環評,我們則來守護一棵樹,為了首都核心區的歷史文化與生態,為了補救一片一片被賤賣的國土,總覺得很都市中產階級。

 

松菸老樹被斷手斷腳的犧牲,並沒有阻止這座城市的怪手政策,若我們改變不了老樹被移植的命運,反而會累積開發商和園藝公司更多的移植經驗,將讓更多的老樹更容易被提升的技術移植。

 

樹保委員會都是秀才,我們不能期待秀才造反,專家有知識但沒有勇氣。

未來必須更尖銳地指向開發商資本家,怪手後面那隻黑手,那隻黑手只會數鈔票的話,我們就讓他賺不到鈔票!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澎湖 澎湖縣長王乾發大談「低碳島」的政見,縣府也透過新聞稿宣稱「低碳島示範計畫初步構想」是「玩真的」;但是其競選總部主委、無黨聯盟的林炳坤立委卻說,低碳島要先示範評估後再推廣,在上個月澎湖設置賭場遭公投否決後,林委員也不認輸地說三年後要再推動公投。一個總部兩套說法,讓選民看得霧煞煞,如果繼續玩弄這種騙選票的兩手策略,遲早會被人民雪亮的眼睛所看穿。

 

 馬英九總統在競選時大力支持開放賭場,公投結果出爐卻完全撇清切割,而澎湖縣政府上至縣長下至旅遊局長洪棟霖,都盡力宣傳賭場是澎湖唯一的生路,在公投前的行政偏頗與違法也人盡皆知,至今無人負責下台,真是責任政治下的奇蹟。

 

 王縣長既然表明尊重縣民的決定,並改口說「博弈並非澎湖唯一的選項」,就應該公開承諾「未來四年任內絕不再次推動賭場公投」,可惜王縣長至今仍拒絕簽署「無賭家園」宣言,更不可思議的是:王縣長竟然表示博弈公投是民間推動與他無關。「賭海無邊、回頭是岸」的道理,王縣長至今仍未深刻體會,只要他幡然悔悟,真心推動澎湖成為低碳生態的菊島天堂,相信民眾會原諒這隻迷途知返的羔羊。

 

 「低碳島」是件好事,但王縣長執政四年為何該做未做,反將澎湖未來孤注一擲於賭場,現在臨時抱佛腳,而中央政府端出來的菜也不過是「初步構想」,縣長居然囫圇吞棗照單全收。就以澎湖最豐沛的風力資源來說,中央政府只會移植本島的大型風力發電機,就為了幫王縣長的政見背書,當然不脫「台北看天下」的侷限。

 

其實澎湖位居重要的候鳥遷徙路徑,面積雖小,鳥種卻佔全台灣半數以上,生態歧異度令人驚豔,這些重要的生態觀光資源,若為了發展低碳能源卻傷了生態,將得不償失。澎湖當地較適宜的是發展中小型風力發電機,對生態衝擊較小,更符合再生能源分散化的原則,而我國在這方面技術也較大風電具比較優勢。至於太陽光電的鹽害課題,和本島都市太陽能板的鴿糞一樣,都不應當作限制,而要營造良好環境鼓勵業者投入技術克服,提升台灣的競爭力。

 

 澎湖縣政府不應該消極等待中央政府的後援,應積極結合民間力量,讓真正來電的小風機結合太陽能及夜間LED照明,取代公家與私人一個個擺飾用的風車,讓家家戶戶都是發電廠,處處都有「風光」社區,讓澎湖成為「海洋風光生態島」。原本要到丹麥SAMSO生態度假島取經的亞洲觀光客,將可就近前來澎湖觀摩,這是我們力阻國際賭場在亞洲蔓延之後,必須繼續創造的永續經濟典範。

 

 政府說長期目標要將澎湖的電輸出,又是本島中心主義作祟,畫這種不可能實現的大餅,也不符能源在地化原則。只要我們大力推動「風光」生態島,湖西鄉火力發電廠就有可能提前除役,把那幾根醜陋的煙囪拔掉,政府應當明白宣示棄絕賭場,邁向國際生態觀光島的正道,這才是「玩真的」!

 

與綠黨提名澎湖縣議員候選人林長興合著,刊載於「林老師卡好」部落格http://linchangsing.pixnet.net/blog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政府將在月底將進口美國牛肉部位擴及內臟,政客與媒體總是在政策木已成舟之後推波助瀾,要求官員下台負責,如果在政策形成階段有更多關注與討論,才更有意義。我們與主婦聯盟等多個民間團體,曾在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七月兩度前往衛生署抗議鬆綁美國牛肉進口,政府卻刻意冷處理,未依行政程序法舉辦行政聽證,已下台的衛生署長葉金川還說「機率比被雷打到兩次還低」,媒體也只有三分鐘熱度。


由於狂牛症(牛海綿狀腦病BSE)的毒蛋白(prion)並非細菌或病毒,無法以高溫烹煮或紫外線消毒來消滅,既沒有所謂安全部位,也沒有安全量。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有嚴重的外部性,即使不吃美國牛肉的消費者也無法完全免於新型庫賈氏症(CJD)的陰影,所以連蔬食抗暖化聯盟也積極反對,也就是消費者沒辦法自求多福,只有釜底抽薪徹底禁絕。


美國將理當放牧食草的牛強迫轉為吃飼料的圈牧,並透過廣告與置入行銷對消費者洗腦「沒有草腥味、更多汁鮮美」,在工業化畜牧業的貪婪之下,更將病死屍體製成的肉骨粉加入飼料以加速生長,強迫同類相食所釀成的天譴,終於報應到人類身上。

台灣政府或民間皆無任何狂牛症檢驗技術根本無從把關,店家即便宣稱不使用美國牛肉的自主管理,對消費者只是心理安慰,而狂牛症潛伏期長達數十年,未來發病恐怕也難以證明因果關係,政府要求業者強制保險只是自欺欺人。

在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情況下,巷口的牛雜湯將受到嚴重傷害,馬英九市長任內推動牛肉麵節,現在是拿石頭砸自己的腳,台北市長郝龍斌欲推動「自主管理聯盟」的認證,實質效果並不大。而早餐店的漢堡、小吃店的牛肉丸子,種種庶民經濟,凡是與牛扯上邊都會受到波及。


未來這些美國屠宰業垃圾最可能的出處,就是成為本土畜牧業的飼料添加物,其危險程度不輸「4D飼料」(死亡/death、患病/disease、無法正常活動/disable、病倒或垂死/downer,dying),標準較低的寵物飼料也將壟照在陰影之下。


國民黨開放高風險部位進口極為離譜,說標準與韓國相同,卻不敢向中國大陸看齊完全禁止美國牛肉進口,把國內政壇比爛的習慣拿到國外真是貽笑大方。但民進黨也只是「五十步笑百步」,不少前朝官員或立委的談話判若兩人,可別忘了當年開放美國牛肉進口時,就有牛海綿狀腦病專家諮詢委員請辭抗議。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徵稅不是增稅,能源稅是減稅!  賦改會的能源稅與環境稅規劃案,事實上對一般人是減稅,對污染財團才增稅,規劃配套明明很清楚,政府卻故意講不清楚,在野黨也跟著混,讓社會大眾將「徵稅」誤為「增稅」,其中玄機耐人尋味。這個醞釀二十年的好政策一出場,兩天之內就被幹掉,台灣政治圈果然是「理盲又濫情」。

相對於島國聯盟(AOSIS , 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近日嚴厲批判工業大國不減碳即「溫柔屠殺」,同樣遭受海平面上升嚴重威脅的台灣,我們的眼光遠不及被我們看不起的吐瓦魯、吉里巴斯、馬紹爾等「小朋友」的邦交國。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此次澎湖賭場公投選舉結果,56%的不同意票劇烈地搖撼了「本地人-外地人」的結構,這種地方派系所欲強加的刻板印象被徹底摧毀,台灣人民以共同體意識,透過澎湖人民的選票,終結了排外的部落主義。推動澎湖設賭場與蘇花高非常相似,都以大型建設作為帶動地方發展的萬靈丹,反對方則擔憂原本的好山好水,以及社會生活形態被破壞。欠缺正面想像的貪婪之人,為了推動破壞性的建設,地方派系惡意地自我作賤,將地方汙名化成落後的不毛之地,並以「長期被忽視」為由向中央嗆聲討資源,花蓮「好山好水」的淨土居然變成「好無聊」,澎湖地方政客每年亂花從離島建設條例所得到的十幾億元補助,無心拉平澎湖本身的城鄉差距,居然還利用郊區的發展遲緩大聲叫窮。

 

地方派系抗拒「外人」的關懷,總是對人不對事地人身攻擊,要求來住幾天、來投資多少錢,才有資格講話、才擁有發言權。花蓮地方派系責備反對蘇花高的年輕人不知父母賺錢的辛勞,譏諷退休教師有錢有閒才反對;澎湖地方派系則放耳語說,馬公市的軍公教有優渥收入、不知他人(離島的離島)辛苦,不要「自私」地擋人財路。

其惡毒的策略,就是想造成地方反對意見的真空,把民意牽著鼻子走。因為地方政客沒有任何人有勇氣發出異議,不敢挑戰這個由特定利益集團所塑造出來錯誤而虛假的民意,以致於反對聲音變成從台北打回地方,必須倚靠尚未被吸納進入地方派系的年輕人,長期堅持反對立場的環保聯盟地方分會則被妖魔化為不食人間煙火。

 

澎湖公投選舉結果,令地方政客臉上無光,「本地人」的政治正確受到嚴厲挑戰,地方政治人物顯然無法代表真正的民意。以往環評與都市計畫審議過程中,對於地方首長與民代,行政機關與委員總是約定成俗的習慣感受到地方壓力,今後將開始產生動搖。實際上所謂地方民意,包括地方報在內(有時還包括全國性媒體的方記者),經常被地方派系的政治權力結構所綁架,而過去社運界總是擔憂選舉輸掉會變成運動挫折,這種負面思考的慣性也到了該改變的時候。

 

澎湖反賭的勝利,顯示將所謂中產階級論述轉譯為庶民語言是可能的,只要能夠貼近地方發展的真實狀況,並將困境解決之道以簡要的概念加以傳播。即使未來萬一有蘇花高公投,或許也不必那麼擔心。畢竟花蓮青年「要車票」運動的成功,已是某種程度上讓替代策略逐步成真,青年在地方的田野調查與營隊組織,雖未見諸媒體,也慢慢從下一代紮根。

 

反倒是澎湖反賭陣營內部,必須重新思考與外界聲援團體的關係。從今年初離島建設條例開賭條款修正案通過後,社運團體在台北的反賭系列活動,就一直有人擔心「過度激烈」會對澎湖地方反賭宣傳造成負面影響,而提議退出遊行,甚至最後還希望不要進行選舉觀察活動。公投結果證明,我們要對民主價值、對人民的智慧更有信心,不要因為地方派系的耳語或地方媒體的抹黑,在自己心中憂讒畏譏而自我設限。

 

這次公投反賭的勝利,光環當然屬於地方一步一腳印的辛勞,未來三年賭場公投若殭屍復活,魔力勢必大增,分清楚敵我陣營更加重要。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