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3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後一夜。很早以前,就一直有人問我,這最後一夜有何規劃?我都開玩笑說,就像學生考聯考的前一天,總複習就是到處跑啦,不用想太多啦。

沒有錢、有沒有充沛的組織,是很難辦大型造勢晚會。以社運團體辦個大遊行加音樂會就要籌備好幾個月。我明白以我們的能量,最後一夜就只能簡單辦。

用考試來作比喻根本就不對,但大家都好心地不去戳破。

和平主義者說,不喜歡老是用戰爭來比喻選舉,雖然真的是蠻貼切的。選舉就是為了取代用戰爭的方式來分配權力。

我想過像建築系學生作評圖,不完全對。用各行各業好像都很難有像選舉這樣的東西。運動似乎有點接近,偏偏我又不是運動迷。

講正題吧。

選舉對候選人最殘酷的,就是隨著時間的消逝,當逆轉勝的機會愈來愈小,跑起選舉來就愈來愈累。像個即將到期、時間價值急速衰退的選擇權,價格跌到趴在地上(又在找比喻、扯遠了)。

這次的支持度是比以前高很多了,被陌生人支持、鼓勵的頻率高很多,但真的不知會開出多少票。

尤其是單一選區,據政治學理論,當看好度偏低,支持的票就跑光了。

我們一直要說服大家,一定要投我們。偏偏社會上就是有很多自以為是的人,到處潑冷水。

那麼誰會不論成敗都把票投出來呢?

剛剛,上捷運的時候,隔壁車廂一個不認識的人跟我揮揮手,我坐下來又站起來打招呼,他示意我不用特別過去跟她說話,從遠遠的聲音,隱約聽到他跟幾個朋友說,你們不認識他嗎?讓我有點忐忑不安。

準備下車時,我遞上別在背包上的「微笑太陽」黨徽,她視之如寶貝,原來她也同樣在國父紀念館下車。

她一再握起拳頭跟我說加油!很有信心的說,明天一早要去投票!

管他媒體講什麼棄保!我們明天去投票吧!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若以最近的賭場開放合法化來作檢驗,兩大黨的立場差異極微小。黨中央雖號令立法院黨團在離島建設條例賭博條款投下反對票,但其曾任政務官者高言「澎湖開賭死路一條」,力推離島與本島一體適用,而某地方黨部主委則私下以個人身份反對賭場合法化,擔心公開會影響縣長選情,黨內意見極為分歧。

正逐漸升溫的台北市大安區補選,黨籍候選人周柏雅在公督盟的辯論會上表態,支持博弈特區除罪化、管理化及地區公投的前提,與國民黨及新黨的立場幾無二致。全台各縣市首長幾乎全都極力爭取設立賭場特區,不分黨派地以一個深陷財務泥沼的產業作為振興地方經濟的短線萬靈丹,而完全不顧留給後代子孫的經濟、社會、環境、治安等成本。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是剛剛那一篇的後半段。

國民黨或美國的共和黨,皆是保守派政黨,缺乏與社會進步力量合作的可能。

歐巴馬OBAMA的當選,除了長年紮根社區的基層實力,以及外在共和黨失去民心,更重要的是黨內改革派草根力量「奪回」民主黨,「改變」由華府近親繁殖的菁英的壟斷局面,也給少數族裔「希望」。

民進黨從反對黨變成親財團、遠人民的執政黨,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其黨內改革者,長年來一直向社運工作者招手,強調「把民進黨拿回來」的策略。但黨內派系權力結構、人頭黨員、初選制度等未徹底改變前,黨內改革不如在外鞭策。且民進黨「清廉、勤政、愛鄉土」的品牌,已成昨日黃花,得不到認同,天下雜誌2009年國情調查報告,政黨支持度落到3.9%,進入染缸只會被染黑。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文章發表於200937,紀念雷震逝世30週年暨「雷震、反對黨與社會運動」研討會主題三:反對黨與社會運動的關係。

另一個引言人是現任民進黨社運部主任的楊長鎮。會場另一個意外出現的,是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與會聽眾民進黨支持者不少,其他較多是學者,NGO一些砲手並未前來,雖然氣氛和緩,會後許多人直言,雙方沒太多交集。一兩個星期後的3/22中國時報刊登了蔡英文的投書,我原本以為,已經比去年蔡剛上台的時候好一點,但這次又邁開步伐像後退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安森林公園是大安區立委補選的兵家必爭之地,候選人經常在此「掃街拜票,美裔台灣人文魯彬律師24日上午陪同綠黨候選人溫炳原掃街,真的低下身來撿垃圾,強調減少垃圾的源頭管制,就是減少不必要的消費。隨後也到和平東路、羅斯福路口的星巴克跨國連鎖咖啡店前,提供選民免費試喝公平貿易咖啡,以實際證明作良心的好事不必花大錢。

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平常就有隨手撿垃圾的習慣,多數人反應很好,「這阿凸仔比台灣人更愛台灣,不如一起來吧」,他希望讓人反省進而改變生活習慣。他說如果沒有工作,就這樣到處撿垃圾可以運動,也很快樂,但有個矛盾是,垃圾愈撿愈多,好像是「醫院愈多,生病愈多」。他批評焚化爐BOT變成一個產業,有垃圾保證量,反而鼓勵愈多消費,政府必須下決心改變,免洗餐具杯碗實在太多,我們對未來的債務來不及還,現在就要改變。

 

溫炳原身為候選人,穿著有名字的背心「掃街」撿垃圾,不免有民眾挑戰嘲諷「選舉作秀」。溫炳原坦然回應說,選舉某種程度上需要引起選民和媒體注意,但作秀應該這樣腳踏實地的作,讓地球變得更好,而不是謾罵的、族群衝突的作秀。也有少數人批評在松山菸廠抱樹是作秀,但不能因為怕被說是作秀,就眼睜睜看老樹被迫遷,現在大家都注意到大巨蛋BOT合約「割地、賠款」的問題,那麼多人天天都來享受大安森林公園的新鮮氧氣,希望松山菸廠也可以作為台北市第二座森林公園。蔣乃辛議員在公辦政見會上,將大安森林公園不蓋巨蛋的功勞往自己身上攬,溫炳原挑戰他,同樣是市中心,大巨蛋為何不應蓋在大安森林公園,卻可以蓋在松山菸廠?

 

選舉最後幾天,溫炳原還會繼續和文魯彬撿垃圾,週三和週五早上在大安森林公園,週四早上則是在富陽自然公園。綠黨呼籲,不僅是不要亂丟垃圾,更重要的是減少不必要的消費,從源頭減少垃圾。

 

也有綠黨支持者製作了一部短片,片中主流政治人物在選舉的時候滔滔不絕,文魯彬則在旁邊默默撿垃圾,片尾打出「許多事說再多也沒用,能做比會說更重要」凸顯綠黨雖然沒有受到主流媒體青睞,卻是實在做事的小黨。

http://video.google.com/videoplay?docid=-7716287818735356544&ei=-ZTISdjWKIXQwgOX5-m8BQ&q=%E6%8E%83%E8%A1%97+

溫炳原競選總部 台北市安東街52-1號(忠孝復興一號出口) 02-2711-3902

選舉部落格:http://igreen.bigsound.org/ 

3/25()預計行程:上午五點 大安森林公園撿垃圾、七點四十分 幸安國小、八點 大安捷運站,中午十二點 光復國小,五點 永康公園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27日星期五最後一天,我們來湊個百輛單車,讓大家看看單車臨界量的威力。

img132.jpg

「大家都在騎單車啊」「我們平常都在騎單車,跟臨時把單車拿來騎的人不一樣」這是記者與炳原的一段對話,我也跟不同的記者談過類似的對話。推單車推到現在,是有變成「政治正確」的龐大民粹基礎,但我們要把單車從休閒工具轉到通勤工具的路上,政治人物也急於收割這個還沒成熟的小苗,他們偏偏急著要把單車轉成作秀道具。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上的時間總是卡得最緊,從鬧鐘一響,就按著一成不變的規律,機械性的趕往上班的途中,忽然有人端出一杯免費咖啡,說要喚醒這座城市。

公平貿易咖啡,聽說是把利潤留給咖啡農,一般的咖啡農民只有拿到一成、其他都被剝削了,這跟勞工辛苦工作沒兩樣啊。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了單車道而單車道

台北市目前3~4%的單車通勤比例,從原本1~2%成長一兩倍,但對照丹麥、荷蘭兩三成比例還只是小兒科,卻已經令社會大眾明顯注意到街道的改變。中央政府曾有將單車納入管理的想法,最後搞出「速人」的鄉愿方案;台北市政府日前欲積極管理擬定自治條例,草案中嚴苛罰則引起強烈反彈,市府發言人與交通局長出面滅火將退回重擬。

 

台北市交通局將單車視為道路空間的新競逐者,卻未能挑戰既有小汽車霸佔絕大多數道路空間的不合理現狀,反而挑起弱勢的單車與更弱勢的行人之間的對立。在以河濱公園來灌水都市綠地面積的慣性思考下,市府最初以河濱休閒用自行車道作為政績,在民間批評需要通勤用自行車道後,便將較寬的人行道劃設「人車共道」埋下弱勢者相互踐踏的可能,最近大量將路口行人斑馬線切割為自行車道,如光復仁愛路口,學童和老人便被擠到更危險的馬路上。

 

而單車如果按照市府所劃設的自行車道白線走,在敦化八德、或忠孝等路口必然直接撞上安全島翻車,證明市府只是為了衝業績「為車道而車道」。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凌晨和幾個義工一起去插旗,為了跟大家說明我們插旗子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寫了這份新聞稿。

新聞稿總是讀來有距離感,但實在沒有力氣再改寫了。

-[參考新聞稿]-

台北市大安區立委補選十八日起正式進入法定競選期間,候選人競選旗幟也開始可以插在市政府所開放的幾條幹道上。六號候選人、綠黨的溫炳原質疑,松山菸廠週邊的光復南路和市民大道皆未如往常一般開放,可能是市府害怕「要公園、反巨蛋」的黃旗再度插滿整條道路,而提醒市民大巨蛋BOT的疑似弊案。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個月底我們為了保護松山菸廠最後一棵老樹的自力救濟行為,被市政府提出妨礙公務告訴,並被警方以現行犯逮捕移送檢方,將在本週四下午第一次開庭。而市府在移除最後一顆釘子樹之後,預計月底前將把大巨蛋預定地交給開發商遠雄集團,本週起禁止一般民眾進入活動,不只原來熱鬧的免費籃球場吹起熄燈號,光復國小棒球隊才參加全國預賽竟失去了練習場地,未來也極可能走上解散命運,對照興建大巨蛋來振興棒球的說法,凸顯了歷史荒謬的張力。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三月份兩場立委補選,國民黨高層起先都以「冷處理」來迴避必須補選的責任,想以組織優勢取勝,拿回原本緊握在手中的兩席。苗栗縣海線立委補選的落敗是個爆冷門的警訊,面對兩週後的台北市大安區補選,國民黨改弦易張提早打出危機牌,嚴防「破窗效應」危及統治基礎。選民則應該思考,是否讓國民黨輸、也不讓民進黨贏,選出真正不屬於兩大黨的第一席。 

      國民黨全面執政後,依照權力集中的分配原則,勢必再分裂。分裂的那一塊贏,也還是國民黨,國民黨只是輸給了自己。國民黨以「代夫出征」污辱選民並非創舉,這次卻第一次踢到鐵板,從高層在媒體的回應來看,其心中一定感到詫異,所謂「努力不夠」只從技術面防微杜漸,卻沒有見微知著的警覺心。 

      所有國民黨鐵票區都是提名即當選,初選總是比大選精彩,此次大安區補選諸位候選人哭天跪地鬥成一團。苗栗敗選讓國民黨在大安區,從躺著選變成站起來選,甚至不排除總統站台的可能性;嚴令基層固票的壓力下,初選落敗者的委屈被迫往肚裡吞,還要為贏者佔台,被掩蓋的裂痕將持續存在,醞釀未來更大的風暴。 

      另一方面,去年民進黨立委候選人因為政黨包袱,導致表現不錯的一線立委在北部幾乎全軍覆沒,國民黨享盡優勢,一些C咖立委莫名其妙當選,屢屢搞出失言風波,若讓黨主席吳伯雄「這麼好的人都落選」一語成,就是選民給國民黨最快的「現世報」。 

      補選投票率偏低是選舉行為的慣性,選情愈冷則政黨組織票的比重便大幅提昇,這是兩大黨原先的默契。在國民黨除以二的情況下,民進黨都不可能贏的選區,提名與否不脫「坐壁上觀」或「固守票源」兩者間的策略選擇而已。苗栗縣因該黨的杜文卿與李乙廷皆因類似的賄選官司纏身,而民進黨不得不放棄提名,這不過是下對一著棋,而非真心禮讓,往後還可能有多場賄選官司的補選,大家不妨等著看。但苗栗變數下,國民黨改變策略以炒熱選情來催票,在其鐵票區走政黨對決最為有利;民進黨原本的守勢,突然要冷灶熱燒,又不能太訴諸兩黨對決,分寸也頗難拿捏。

      如果炒熱選情,只是讓兩大黨的鐵票起身,中間選民對政治的冷淡依舊故我,就平白浪費的這次契機。既然國民黨在國會擁有絕對優勢不差這一席,民進黨多一席也不過多一個人手包圍行政院長;這場無關政權輪替的補選,終於可以不必因為討厭、仇恨或害怕這個黨(人)贏,而投給那個黨(人),這次何妨投給真正屬意的人選,給第三黨一個機會,只要不計較輸贏,全民就贏了。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臨界量運動(Critical Mass)是個有趣的雙關語,一是量變產生質變的量,另一是批判性的烏合之眾。 

全世界單車數量最多的國家中國大陸,以前很多地方沒有紅綠燈,那自行車如何過馬路呢?就在路口等著,一輛、兩輛、三輛……漸漸堆到一個可觀的量,兩旁的汽車就自動停下來讓自行車先行通過路口。

這個量就是臨界量,消極來說,只要單車數量夠多、汽車就讓路,積極來說,單車要團結把路面空間搶回來!

 

早期電腦網路不發達的時候,就有臨界量運動,他們散發小紙條,密謀某年某月某時,發動單車革命。這革命沒有檯面上的領袖,警察或國家機器無從消滅,單車騎士們自然聚集、自動出發,前頭向左轉就跟著向左,差不多了就換個人騎向前領頭。他們癱瘓了小汽車的移動,就如同報復小汽車霸佔了我們的街道、公園、學校、公有空地。有時候,還會舉辦萬人的裸體騎車抗議,有趣的嘉年華。

 

一二十年前,我就曾經在台北街頭接到一些外籍友人的小紙片,那時剛從機車換到單車與公車,但腦袋還沒解放,是有一點點自怨自艾的窮學生。

 

台灣這幾年也有了自發性的單車臨界量運動,在高雄,也在台北。

我參加過兩三次,後來懶惰就藉口假日要帶小孩,單車沒有兒童座椅而落跑。

 

上週末為炳原助選的單車隊,我借了一輛有座椅的單車,滿足彩虹妹妹的渴望,她一路喊著「還要騎」,連紅燈都不想等。

而後頭插著要公園反巨蛋的黃色大旗,和一群人騎在一起,也安心許多。

 

現在連國、民兩黨都騎單車了,選舉騎單車還有「進步性」嗎?

當然要先辨識真偽,日常就騎單車為真,選舉或官方宣傳才騎是偽。

再者,除了旗正飄飄的宣傳效果,還要在騎乘中,親身體檢單車環境。

 

選前最後兩週週末,上午下午場,共有八場單車隊活動,已經備好大旗等你,

和你騎車三小時來拯救地球。

也想跟你預約,327日(週五)的投票日前夕最後造勢,

讓我們用一天的時間,騎遍大安區所有的大街小巷。

 

如果你和我們一樣,都是平日以單車通勤者,又恰好會經過大安區,

我們想跟你借後座的空間掛旗兩週,若是低調不想太招搖,也準備了小旗。

 

當綠黨的宣傳單車隊在大安區,路人還會投以注目,代表單車還不是一個被視為正常的交通工具。

我們的臨界量還不夠,就差你一個,還有你的愛車。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996年綠黨成立,「廢物國代、資源回收」的選戰開始,總是有人「善意」建言「你們的理念很好,可是台灣現在時機還不成熟」,這樣說的人還不乏許多社會運動界的前輩。社會運動不就是要主動積極改變社會嗎?怎麼遇到政治,就退縮地要等待時機呢?

 

換個說法、跳個Tone來說,投資理財是「愈早開始投資愈好」,因為複利計算的威力驚人,還要有「第一桶金」丟下去錢滾錢;用巴菲特傳記的說法要有第一顆濕雪球,加上很長很長的斜坡。

 

我至今還會半夜驚醒,在時空交錯的會議室裡被質問對市場走勢的看法。記者會問我,綠黨這次有把握拿多少票,支持綠黨的朋友也會問,幹嘛要參與大安區立委的補選。如果談得比較深,我會以我過去在投資業界的經驗說,只要我們的判斷是對的,走得路是對的,「市場」終究會證明我們是對的,綠黨一定會成功。

 

大至氣候變遷、飢荒戰亂、金融市場失控等等地球與人類社會的重重危機,或看到國內政壇的兩黨惡鬥,眼前顯然就是一個很長很長的斜坡,讓綠黨可以愈長愈大。問題是,綠黨何時才能滾出第一顆雪球,讓他變大。

 

經過2008年政黨票的普查,綠黨在都市中產階級的選區(士林、北投、大安、文山、松山、信義、五大省轄市),以及環境議題及災難區(花蓮、雲林、蘭嶼),得票率相對較高。大安區是台灣平均收入最高之區、平均教育程度最高之區、書店密度最高的地方、重要教派的主要聚會所群聚之區、還有五所頂尖的國立大學(台大、師大、國北師、台科大、北科大),而大安區東北角與松山信義交界處,就是這兩三年綠黨用力甚深的大巨蛋BOT案的松山菸廠。

 

根據TVBS2月中旬(候選人登記完成後)的民調,綠黨溫炳原就有2%支持度的基本盤,經過羅文嘉票投溫炳原以及溫炳原在松山菸廠抱樹,兩個事件的大量媒體曝光的催化,加上溫炳原每天四點起來到處掃街拜票紮實經營,我們的支持度甚至可能在10%以上,只要突破兩成便有贏的機會,至少廣泛的知名度已經打開,不再總是被誤以為另一個政黨。

 

這次大安區補選是綠黨千載難逢的機會,我們直接挑戰兩大黨,而沒有其他小黨在形象上的干擾。

如果328日時間截止時,我們滾出了最大顆的雪球,而進入立法院,這將是綠黨第一顆雪球,台灣政治局勢將因此改觀。

如果我們沒有贏得席次,但獲得可觀的得票率,不僅驗證了小錢搞選舉的技術可行,更給綠黨支持者莫大的信心,讓更多有心從事公共事務的人,敢投入綠黨這個平台。

 

每天九點到九點,競選總部都有各式各樣的志工、黨員、支持者前來幫忙,趁這最後兩週,大家一起滾雪球吧!

 

「成功不必在我,但成功一定要有我」,

這不只是溫炳原的選舉,還是我們綠黨的選舉!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冷鋒來了,但選情更冷。以往,每次選舉候選人都不會放棄像今早抽籤這些基本的造勢場合,這次補選兩大黨都退到守基本盤,讓選情冷到不行,也算是有「環保」啦。

 

這次補選,媒體的反應跟原先預估的一樣,是當作全國性指標選區來關注。但是選情卻冷到不行,郝龍斌請假幫蔣乃辛助選,才勉強引發一點火花。按照TVBS民調中心的預估,此次補選投票率可能只有44%,若真的如此,國民黨真的是躺著當選

郝龍斌助選有沒有違反行政中立呢?這個問題尚未確認,但大家都分享了市長的「特殊待遇」。以前選舉抽籤活動,所有人都只能在樓下吶喊、搬戲,我見過最有趣的是「電音三太子」。這次,因為郝市長親臨,蔣乃辛的牌子都可以跑到九樓會場外,我們的樹人也能跟著到九樓;而好多市議員都進入會場內,門禁也就亂了,變成人人都能進進出出。

 

炳原當面要求保護松山菸廠老樹,我們穿著新版樹人裝的綠黨支持者,高喊「護樹衛家園」,一度壓過郝龍斌發言的聲音,郝龍斌好尷尬地說「尊重其他候選人的主張」。

 

綠黨call了二十個支持者,居然是各候選人中最多的,這跟以前我們以前比兩大黨少一截,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國民黨蔣乃辛大概想說躺著到當選,選情愈冷他愈高興,人少少的,一點也不令人意外。

民進黨周柏雅就令人意外了,人數最少,也沒有像國民黨舉牌子,就靠老婆加黃慶林陪同,來著力媒體效果,偏偏媒體還要咬著問羅文嘉會投給誰的老梗。

 

綠黨榮譽黨員艾琳達,剛好沒課、親自到場,因為媒體空間極有限,所以她簡短有力地說,「綠黨是台灣唯一的國際政黨,比國民黨、民進黨更國際化,這十幾年來,溫炳原積極參與環保和民主運動,是此次大安區補選最適合當立委的候選人」。可是媒體還是要稱她最不喜歡的Title「施明德前妻」,就是不說她是民主運動前輩,或是臺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真是@$#%︿

 

各候選人號次為1號民進黨周柏雅、2號無黨籍劉義鈞,3號國民黨蔣乃辛,4 號無黨籍陳源奇,5號新黨姚立明,6號綠黨溫炳原,7號無黨籍趙衍慶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雖然有人將之定位為選舉造勢,抱樹相關的活動仍舊引起社會對大巨蛋BOT的關注。保護老樹其實是希望能夠為子孫留下一片市中心的綠地,也是要揭露大巨蛋BOT的疑似弊案。這棵台北市平地最大的老樟樹,在松山菸廠矗立了八十多個年頭,十四度的寒風中被迫遷移,斷根的濃郁樟腦香氣,薰得讓人眼淚直流,希望它能好好活下去。儘管政府為財團私利不惜違法清場,我們仍要繼續努力,希望五十年後,松山菸廠是小孩和老人的氧氣森林,不是破舊的百貨公司和旅館。

 

這篇自由時報的投書,據說,作者曾經聽過我「怎麼投、怎麼中,讀者投書技巧」的演講,我自己投書都沒上,這下真是青出於藍了。

----------------

 

要公園不要巨蛋

◎ 李聯康(作者為政治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研究生)2009/3/6

二月廿八日,松山菸廠的最後一棵老樟樹,被北市府以「移植」的方式,離開它生長了幾十年的環境,引發環保團體的護樹行動,但在北市府快速的行政效率下,老樟樹終究逃不過移植的命運。

為 何台北市不能有第二個大安森林公園?台北市真的需要巨蛋嗎?請問北市府是否有想過巨蛋的永續性?由舊台北市立棒球場改建的小巨蛋,漸漸成為蚊子館;馬總統 最得意的貓纜,現在也淪落到停駛的命運,這些錯誤的建設,最終的結果是台北市民買單。而巨蛋開發案,若往後的營運不佳,北市府必須出錢買回,會不會又是第 二個小巨蛋或貓纜?巨蛋完工後,會不會成為第二個中山足球場?我們不能以賭博的方式製造不可逆的政策錯誤。

在世界重要都市以綠地建設為施政目標的今天,北市府的思維卻趕不上世界潮流。請問郝市長,你是否在走馬總統的老路,想為台北市留下「郝」政績?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