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讓陽光照進環評黑箱

落實環評資訊公開

綠黨對「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旁聽要點(草案)」的意見


環保署30日下午舉行「環境影響評估審查旁聽要點(草案)」公聽會,綠黨強烈質疑,這項保護財團利益的旁聽要點,去年環保署與媒體、民間團體關係緊張時所提出,因爭議過大被擱置,現在重新提出,僅修改媒體原則上可在決議時繼續採訪(第九點第2),卻完全未納入民間團體對資訊公開的訴求。


綠黨主張刪除—第六點第4項、第七點、第九點各項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強調,陽光是最佳防腐劑,也是抵禦惡魔的最強武器;此要點將媒體與民眾隔絕於外,其實無法真正「保護」到環評委員,反而讓政治與財團的黑手在檯面下大力運作。

就算媒體不報導哪個委員贊成或反對的意見,神通廣大的財團還是會從陰暗的角落裡伸出魔爪,恐嚇施壓。

去年11/29160次環評大會,確認台塑大煉鋼廠案進入第二階段環評時,潘翰聲因拒絕在決議時離開,遭副署長張子敬裁示「今後將不接受他列席環評會議」;但蘇花高環評時,國民黨立委傅崑萁卻在主席身邊下指導棋,決議時全程督軍對環評委員施壓,即便記者抗議仍賴著不走,警衛也不敢請他離開,沒有抗壓性的環保署,如何保證依法行政的一致性的。


綠黨主張刪除—第三點各項


資訊公開法的例外原則不應常態化,這一點如果通過的話,環評都不用審了,環保署也從公僕淪為財團的守門員。

以霄裡溪案為例,友達華映以商業機密為由拒絕公佈光阻液等化學用品內容物,結果新埔人繼續喝毒水,連福壽螺都活不了的毒水!!



環評監督聯盟主張增列


1.議程事前上網公開:目前許多案件,當事者都不曉得的情況下,就進入審查甚至是通過環評。

2.會議全程上網公開:環評法第4條關於「環境影響評估」的定義是「公開說明及審查」。
3.
會議附件上網公開:開發單位用心準備的資料,應該讓民眾更了解。

4.環評委員利益衝突公開:環評委員有否決權,其接過什麼案子應該全部公開,而不是個案迴避,如同金融業的報告附件都有利益衝突的揭露。


綠黨 臺北市忠孝東路11352392-0508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30() 公視CH13「獨立特派員」第四單元

「彩虹的肩膀」(人物專訪系列一)

2240開始,播出十分鐘左右。

彩虹是我女兒名字的諧音,當初會取這樣美麗的名字,

想讓陽光帶來希望,又響亮好記,果然是沒有人會忘記的名字。

最玩笑的講法是,按照顏色排行,可以有六個兄弟姊妹J

 

為了拍這次節目內容,攝影小組跟著拍了一兩週,

亂亂的家也入鏡了,好的、壞的記憶也從倉庫翻出來。

從大學就認識的瓊月姐,拍完之後的某一天還打電話來怪我,

「你XXX那件事怎麼沒跟我說」其實,還有很多事沒有說…..

 

這樣廣告週知,實在有點不好意思,

不是談什麼公共議題的是非對錯,而是以我為主題人物,

也不知道有沒有說錯話,哪些畫面會剪出來。

 

不管你認識我人生中的那一段,

來看看我超級無敵可愛的彩虹妹妹吧!

當然,最經典的調皮搗蛋,還沒出書前只有我家私房獨享。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上週發表在蘋果的文章,翻譯後登載於Taipei Times

Misunderstandings among some political commentators have associated those who oppos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Suhua Freeway with the middle class. While the media play up the issue as a conflict betwee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politicians continue to play with words, openly talking about the project as still being at the conceptual stage, while busily budgeting for it behind the scenes. The fact that a statement such as “anyone who is not a Hualien resident has no right to oppose the project” can find support makes one worry that Taiwan’s democratic development is deteriorating into tribalism.

Destructive economic growth in the past at the expense of the environment did not result in the equitable distribution of benefits, but instead widened the poverty gap.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enerating local benefits is now the accepted norm, and ecological tourism is generally a win-win proposition. The prevailing current in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has advanced from end-of-pipe pollution prevention to control at the source. Unfortunately, many still associate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with simply picking up the trash, believing that the environment will improve alongside the rise in incomes.

vThe main reason why the Suhua Freeway failed to pass its latest environmental impact assessment (EIS) was the unclear positioning of the plan. According to a scenario analysis by the EIS, the Suhua Freeway will only be needed if industry is relocating to the east coast, as tourism and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rely more on the railway for connection to the rest of the country.

In other words, if the east coast wanted a freeway simply because there are so many on the west coast, then it would also mean ushering in high-pollution industries and dioxin-contaminated sheep to Hualien.

The Suhua Freeway passed an earlier EIS — in 2000, when the nation was busy with elections. It was passed almost surreptitiously as an impromptu motion, and no representatives from the Hualien County Government participated in the review process. Over the years, the developer has not changed its attitude toward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Although several supplements have been submitted after analyses of environmental differences resulting from drastic changes to the route, the developer continues to cling to a false premise — that about 70 percent of Hualien residents commute to Taipei every day.

The imbalance in regional development requires a comprehensive redrawing of land planning and administrative regions. In the medium term, the government could consider legislation and budget to provide subsidies for east coast residents to travel by train. For now, the government can carry out President Ma Ying-jeou’s (馬英九) campaign promise — additional procurement of 72 Taroko Express trains for NT$3.6 billion (US$118.5 million) to increase the frequency of train runs to every 40 minutes and shorten the one-way journey to 110 minutes. As for cargo transportation, stability comes before speed. Even if the Suhua Freeway were built, safety concerns given the number of long tunnels required mean trucks would still have to use the Suhua Highway.

In recent years, the Taiwan Area National Expressway Engineering Bureau and local politicians have focused on the “safety issue,” emphasizing the need for an alternative route given the high number of accidents on the Suhua Highway. But is it impossible for the government to find another solution to the issue in the 10 years it would take to complete construction of the freeway? Why doesn’t the government announce a cross analysis of this section of the road and the reasons for accidents before discussing whether improving the existing Suhua Highway will cost NT$2 billion or NT$20 billion?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demanding a safe road to get home, but the risk is the diagnosis — and thus the treatment— might be wrong. Moreover, there shouldn’t be only one road leading home — and the Suhua Freeway should not be viewed as the only remedy to development of the east coast. A suggested alternative route connecting Nanao (南澳) and Heping (和平) will not be a freeway and will not make use of the funds allocated for freeway construction.

However, if the government were to reallocate the budget to construct a road for residents of Hualien, they should be given multiple options rather than being forced to choose between the Suhua Freeway and no budget at all.

By Pan Han-shen 潘翰聲

Thursday, Jul 24, 2008, Page 8

Pan Han-shen is the secretary-general of the Taiwan Green Party.

Translated by Ted Yang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林濁水一文將反對蘇花高貼上中產階級標籤多所誤解,而此一爭議長達十多年,媒體卻仍在環保與經濟發展衝突的框架裡原地踏步,政客繼續玩弄文字遊戲,明著說是構想暗地裡卻在編預算,連「不是花蓮人沒有資格反蘇花高」竟也能夠引發共鳴,令人擔憂台灣民主發展有倒退至部落主義之虞。

 

 

過去破壞性的經濟成長,無法讓利益雨露均霑,反而擴大貧富差距,兼顧地方利益的永續發展已是顯學,生態旅遊便是常見的雙贏方案;而當前環境管理的主流,早就從末端污染防治提高到源頭管制的政策高度。偏偏還有很多人以為環保就是撿撿垃圾,甚至誤以為收入增加後,衣食足而知榮辱,環境就會自動變好,而對層出不窮的鎘米等健康污染視而不見。蘇花高這種大規模交通建設的環境衝擊,不只是道路沿線的破壞,更重要的是引入大量小汽車之後對空間與社會的改變,宜蘭在雪隧通車後許多農田紛紛種上房子而不是稻子,現在花蓮市區過年期間已見塞車,如果打通蘇花高,未來花蓮還有無毒農業可言嗎?

 

 

上位計畫定位不明就是環評被退回的主因,先前政策環評的情境分析,只有在產業東移的假設下才需要蘇花高,發展觀光與永續農業的聯外交通就該以鐵路為主;更白話來說,如果因為西部有那麼多高速公路就要求東部要有蘇花高,那就是準備把西部的高污染產業也搬到花蓮,戴奧辛羊必然也將會跟著過去。兩千年蘇花高環評通過時,正是舉國上下忙著選舉的時候,用臨時提案偷渡過關,當場花蓮縣政府連一個代表都沒有;開發單位如此粗暴地對待環評的心態不改,待路線變更過大進行環境差異分析時,儘管經過數次補件,仍然死抱錯誤的交通需求假設:約當有七成的花蓮人每天到台北通勤。

 

 

面對台灣區發展不均的問題,必須徹底進行全面性國土規劃與行政區重劃,中程可以考慮以「花東發展條例」的特別立法與預算,給予東部民眾搭乘鐵路的交通津貼,特別是原住民返鄉參與豐年祭。而馬上可做的,就是馬英九總統選舉期間「花東地區幸福工程」的承諾,增購72列太魯閣號,約需36億元則即達成40分鐘的發車密度,單程110分鐘的旅程,有效解決客運對快速的需求。貨運則是對穩定性的要求高於速度需求,即便蘇花高完工,密集長隧道的安全考慮下,大貨車還是不能走蘇花高,而必須回到蘇花公路。

 

 

近來國工局與地方政客強打安全問題,用生命對比環保,更是荒謬絕倫。環保本來就是為了生命,姑且不論近十年人命的損失,政府竟輕易卸責與反對蘇花高人士,難道未來蘇花高興建完工前的十年,就完全沒有解決方案嗎?在辯論蘇花公路改善經費是二十億元還是兩百億元之前,掌握資訊的政府,為何不願公布此路段交通事故的原因分析,以及路段的交叉分析。畢竟針對崩塌落石與砂石車的解決方案,顯然是不同的,從媒體密集報導的影像來看,蘇花公路上最常見的就是來來去去的砂石車,哪有一個拚觀光的地方,還要跟砂石車博命的?

哪有觀光勝地的入口還矗立著嚇人的水泥廠?

 

 

要一條平安回家的路並沒有錯,怕的是診錯病因下錯藥,況且回家的路不該只有一條,蘇花高不該被視為花東發展的萬靈丹。其實,蘇花高的南澳和平蘇花替路段,已確定不是國道,不使用國道基金,那麼重新編列的三百億元億算,或是未來整條完工所需的一兩千億元,如果都要給花蓮人,可以是多重選擇題,而不是蘇花高的是非題

 

載於2008/7/19蘋果日報  潘翰聲(綠黨秘書長)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林濁水也算「社會運動」的前輩,他可能太專注於寫文章,而脫離了現實。看到林濁水許多說法與傅崑萁的說法一模一樣,全盤接受國工局的說帖,真是令人錯亂。底線字是我的一些回應,完整的回應見下一篇。

 

蘇花高與戰鬥中產階級(林濁水)

20080717日蘋果日報  非典型論述

 

媒體上反對蘇花高的言論一面倒,Google網站,蘇花高反對興建和支持的資訊幾乎是101。奇怪的是各種民調顯示的是支持蘇花高和反對的是倒過來的31,甚至高打51

l          2006年國工局作的全國民調,61.5%贊成蘇花高,卻有58%不知道政府有興建蘇花高計畫,77.8%認為相關資訊報導不充足。這就顯示了,沒有完整資訊下的民調,非常有問題。

 

不必驚訝少數的民意反而佔據了整個媒體的篇幅,因為媒體是中產階級的天下,而高尚的中產階級是標榜生態保育的,於是中產階級在反蘇花高上展現了他們非凡的戰鬥能力。

 

價值觀無限上綱

生態保育、環保的確都是好觀念,由於這一個觀念的深化,10年來的台灣變化很大,以至於陸客來台常驚訝台灣為什麼垃圾桶這麼少,街巷和公園反而這麼乾淨?你如果再回到你自己小時的記憶,你還會欣喜於30年來,台灣經濟愈發展,郊外的悅耳的鳥鳴反而愈來愈多……。

這一切都是中產階級生活品味創造出來的台灣驕傲。

l          我看到郊外是樓房愈來愈多,聽到的是都市裡的蟬聲愈來愈小。小時候連都市裡還到處都是金龜子、小瓢蟲,現在連農村瓢蟲都變少。林濁水的論述偏離大多數的現實經驗。

 

 

然而,中產階級常驕傲到把自己的品味和價值觀無限上綱,當成唯一重要的價值,戰鬥性十足地要貫徹到底,所有妨害到他們品味價值觀的主張全被打成貪婪的陰謀,他們說民意支持蘇花高,是財團和政客炒作出來的,勞苦大眾不過是他們操弄的傀儡,這很壞。

 

幾年前幾乎所有高尚的中產階級都反對北宜高開放坪林交流道,認為開放後坪林觀光客多,會污染翡翠水庫,因此主張開放是緣於炒作坪林土地的人不顧環保的陰謀。

由於做為北宜休息站的地位是坪林經濟的支柱,不開放,坪林人主要經濟來源就要斷絕。為了台北人要喝好水,坪林就不必吃飯,台北人未免高尚得太殘酷。若台北人一定要喝好水,可以給錢讓坪林做好垃圾處理,否則也應做轉業輔導或補貼,但台北中產階級自私地不肯;又如到坪林觀光,車走高速路汽油接近完全燃燒CO2的排放量遠比走彎曲的山路更少,這事實又懦弱地不敢承認,便要不顧人家的生存權,只求自己生活高尚。這種好戰風格又一次地在蘇花高事件上展現。

l          主張環保的人也同意給發展受限制的人補貼,目前已經有補貼水源區的機制,當然是不足以生活,但是如果沒有「管制水源區只出不進」,擴大補貼會造成災難的,這個問題應該大家一起來想辦法

l          環境問題不是只有CO2,交通的環境影響,不是只有路段本身,最重要的是小汽車的大門一開後面的人類活動,上人便說「人到哪,破壞便到哪」。

 

蘇花公路現況是:從1994年到2006年塌方110次,地基流失12次,全線無法雙線通車一年平均115天,整個路段半徑30公尺的彎道有219處,行車速度平均30公里,經常降到15公里,一年死亡肇事率及其死亡率是西部高速公路的16倍和13倍……因此「我們只要一條平安回家的路」是花蓮人卑微的要求。

l          政府沒有公布詳細數字:蘇花公路的死亡、肇事成因,是道路設計、坍方落石、砂石車凶猛、酒醉、深夜疲勞駕駛。這樣的統計數字,很容易以偏蓋全。拿省道與國道兩種不同等及的道路來比較,也很有問題。

 

 

如蘇花高不蓋,蘇花公路能不修嗎?當然不能,問題是如要修到平均車速60公里水準,花費將是800億,恰恰和蘇花高從蘇澳到崇德的工程費用,而工期還要多出4年。更糟的是,蘇花公路沿途地質環境更加敏感,對生態破壞更百倍嚴重,將來的維修費用也百倍大。

l          這把安全與快速兩個問題混淆了。如果只是安全問題,不用花到800億元,經建會評估只要20億元。

l          蘇花公路與蘇花高所經過的地質都很破碎、敏感,從邊坡切山與鑽隧道,兩者的衝擊形態不同,開發單位從沒有仔細評估過,就輕率的說維修蘇花公路較嚴重。

l          蘇花鐵路的隧道比高速公路小很多,而1998年鐵路的新永春隧道曾經出現十倍於雪隧最大量的湧水問題、兩倍於雪隧最大的坍方量!蘇花高一旦開挖,誰能保證可以完工?

 

激進的中產階級們一再批評環境衝擊,說是會截斷山脈水層等等,其實環評2000年早通過,且蘇花高和蘇花鐵幾近平行,後者迄今並沒有問題,至於CO2排量,更會因車程由2小時縮為40分而改善,只是這些,激進中產階級們都懶得查驗就一味反對。中產階級是以理性而能溝通自豪的,如今表現的竟是好戰、民粹和知識上的輕率。

 

l          2000年的環評就是胡亂通過(大選期間、臨時提案、花蓮縣政府一個代表都沒有),才造成長期的爭議,被駁回只是遲來的正義。

l          最後,我非常遺憾,林濁水「是以理性而能溝通自豪的,如今表現的竟是好戰、民粹和知識上的輕率」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馬英九選舉前是這麼說的,選後劉兆玄卻是那樣做?

花東地區幸福工程:

推動花東地區經濟發展幸福工程

 

(一)推動蘇花高未完成前之花東交通建設計劃--既使環評通過,蘇花高速公路興建至少要十年,所以必須在未來十年內改善花東聯外交通。這個改善計畫的重點如下:

 

1. 擴增鐵路客運乘載容量

17年內完成花東鐵路電氣化及部分路段雙軌工程。

24年內增購太魯閣號車輛72輛,達成每40分一班,促進旅遊發展。

33年內採購750輛貨車廂,載運砂石,減少蘇花公路之砂石車輛。

 

2. 積極改善蘇花公路及南廻公路

12年內改善易落石路段19處及危險路段8處。

26年內完成中程改善計劃,改善易落石坍方18處,以及危險路段14處,使颱風中斷時間縮短為一天。

33年內完成南廻公路(台9)超車道工程。

4)推動砂石車專用道工程。

5)規劃花東高速公路以配合觀光發展。

 

3. 因應大陸及國際觀光客人潮建構完善運輸網路

1)規劃鐵路、海、空港觀光客租車及接駁服務。

2)推動鐵路及海港複合運輸服務載運私人運具。

3)打造東部景觀林園公路系統。

4)辦理吉安鄉1號公路立體交叉工程。

 

4.推動花蓮港為觀光與運輸並重之港口,設置郵輪碼頭,迎接未來東亞及兩岸海上觀光活動

 

馬英九的東部政策http://2008.ma19.net/issue/2353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颱風直撲東部,東部沒事,中南部卻豪雨成災,地球生氣了,讓人抓不住。

 

卡玫基災害應變處置報告,台九線122K+980(蘇花公路)零星落石坍方(已清除完成)。970717

公路局花蓮工務段表示,蘇花公路花蓮段未受颱風影響,仍維持正常通車。970718

公路總局南澳工務段段長周道說,蘇花公路昨晚開始,沿路有多處的零星落石及掉落的樹枝,養護單位今天天亮開始,在南澳出動兩部機具車輛,分別往花蓮和平與宜蘭蘇澳方向,進行路面清除,道路正常維持通行。970718

 

改善台九線,鐵路最安全!

 

輕度颱風卡玫基即將來襲,蘇花公路安全問題又將成為焦點。關心花東長遠發展的民間團體,十七日上午到凱達格蘭大道總統府前,要求總統馬英九兌現「花東地區幸福工程」的選舉支票,給花蓮人兩條安全的路:安全的台九線(蘇花公路)、以及買得到票的鐵路座位。總統府公共事務處希望民間團體派十名代表進入府內,民間團體則希望政府官員出來接陳情書,在等不到官員出面離去後,已將聲明書透過電子郵件遞送。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抨擊,行政院長劉兆玄玩弄蘇花高/蘇花替的文字遊戲,交通部國工局官僚刻意將安全問題與速度問題混淆,更可恥的是,表面上說只是政策方向的構想,檯面下卻積極編列預算和準備環評作業,這是政府上上下下政治道德的嚴重敗壞,強調「德行」最重要的馬英九總統,如何整治敗壞的政風?而總統所提名的行政院長,陽奉陰違不顧總統選舉時的政治承諾,馬英九難道是軟弱到拿他沒輒?

馬英九在選舉期間的東部政見被製成一張大型支票,政策白皮書中「花東地區幸福工程」的標題,也被改成「幸福花東『馬上』要」,並高呼「改善台九線」「鐵路最安全」的口號。民間團體希望在颱風前夕,馬英九總統能夠記得當初所作的承諾,蘇花高速公路興建至少要十年,所以必須在未來十年內改善花東聯外交通」應指示行政院儘速編列預算,立刻改善蘇花公路的安全問題,並讓花蓮人都能方便買到台鐵車票,因為鐵路是最安全的路。

化作春泥更護花聯盟蔡中岳質疑,五月初台鐵大改點之後,花蓮的座位反而變少了,令花東暑假旅遊旺季商機大減,希望這個現象能夠立即改善。並指著大型支票上「太魯閣號72輛」「砂石貨車廂750輛」「改善蘇花公路安全問題」的三行字表示,太魯閣號台北-花蓮只需110分鐘,大約只要花36億元就能做到40分鐘一班車的密度,有效滿足客運對速度的需求。

花蓮後生會潘欣榮認為,蘇花公路目前的安全問題也必須立刻改善,不是寄望變數更多、等待時間更長、花費更大的蘇花高,或其中一段的蘇花替,花蓮長遠發展絕對不是靠蘇花高。

花蓮居民蔡大洋先生也強調,他開過蘇花公路超過百次,安全問題不是只有崩塌落石,很多車禍的發生,特別砂石車問題最為嚴重,必須馬上解決。

發起團體:綠黨、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荒野保護協會、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生態學會台北工作站、化作春泥更護花聯盟、花蓮後生會、洄瀾夢想聯盟、太魯閣族學生青年會、環保聯盟花蓮分會、荒野保護協會花蓮分會、花蓮縣環保工作促進會、台灣人權促進會、綠色陣線協會、綠色主張工作室、地球公民協會、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主婦聯盟、松菸公園催生聯盟、看守土城愛綠聯盟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幾週前,李文英、張茂楠、周柏雅三位市議員為我們辦的協調會迄今,

台北市捷運局還是不願意正面回應,為什麼明明有這樣雙贏的好機會,

為何不願意想辦法分段通車?

沒有爭議的變電站工程、有爭議的軌道工程,不能拆成兩個標案?

過去捷運局阻擋分段通車,主要理由是變電站的供電問題與儲車空間,後者只要移到蘆洲機廠便可解決,而從此次重新招標的規劃案來看,變電站已經從西側移到東側,也就是從軌道上方移到駐車場旁,就算拆遷問題僵持不下,也可分段通車,讓大多數新莊市民提早獲益。既然捷運局已經預留新莊捷運分段通車的空間,這個多贏的具體方案只等市府公佈,就能化解長期的爭議。


綠黨主張應該把整個標案切割成變電站與軌道儲車空間兩案,先處理變電站問題,只要分段通車後,便有時間來進行延長至樹林等諸多替代方案的細部規劃,重新招標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市政府25日的決標應該暫緩。


綠黨也認為,捷運新莊機廠工程不可能強硬動工,呼籲有良心的工程公司不要參與這樣有問題的標案,別賺黑心錢而要顧到社會責任,如果搶下這個標案,卻無法順利完工,損失的還是廠商自己。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7/15(週二)上午的活動,7/16台北市議員徐佳青也接力開記者會質疑。捷運局已經決定將標案延期至7/25,原訂8月初復工的計畫,或許還能再延一下。


捷運新莊機廠工程,在廠商解約後,預計十八日重新招標(已延期至25日週五決標),經費竟從原本的31.5億元倍增至61億元。十五日上午綠黨召集人張宏林率數十名市民到台北市政府前抗議,抨擊市民荷包將大失血三十億元,等於可以讓全台北市學童免費吃三年營養午餐;市民行動劇的演出,表達對捷運分段通車的期望。綠黨秘書長潘翰聲也用圖表說明,從此次重新招標的規劃案來看,捷運局已經預留新莊捷運分段通車的空間,這個多贏的具體方案只等市府公佈。


綠黨召集人張宏林分析指出,捷運新莊機廠工程最初在輔大旁的平緩農地,只需要13.5億元,移到樂生院山坡地變成31.5億元,這次重新招標又倍增至61億元,這完全是捷運局的責任,不能歸責於爭議長期未決,如果早一點確定分段通車,可以達成多贏局面。張宏林進一步說,即使是工程會一意孤行的五三零方案,也才增加6.7億元,最近物價的上漲也沒有超過一倍的道理,這三十億元怎麼編出來的,市政府是否有圖利廠商之嫌,一定要說清楚。

由於工信工程與市府解約之後,依然可以重新回來參與投標,一旦得標,等於作一樣的案子,卻可以多領一倍的錢,因而近期市場傳聞這是為原包商量身訂作,也不是全然沒有道理。張宏林要求台北市政府,在疑點未釐清之前,應該立即停止這個標案程序,尤其台北市政府捷運局正委託台北市大地工程技師公會辦理補充地質調查檢視作業,應待地質問題確認無安全之虞,才能辦理重新招標。

(下面是捷運局關於金額的回應說法,我們對「分段通車」的主張請接續下篇)

新莊機廠飆漲到61億元 捷運局:物價飆漲是主因08-07-16【中廣/林麗玉】

    台北捷運新莊線,歷經停工、廠商解約之後,重新招標週五即將決標,不過台北市議員徐佳青質疑,重新招標金額竟然從原來的30億元,飆增到61億元,足足漲了兩倍,市議員質疑捷運工程局,是否浮報預算,北工處回應,從民國91年到現在,營造物價上漲已經達66%,其中金屬物料漲幅更高達227%,才會導致新莊機廠公告預算多出31億元。

 

    台北捷運新莊線新莊機廠工程,今年初,原本承包的工信工程,以機廠連續停工183天為由解約,捷運工程局辦理重新招標,不過台北市議員徐佳青發現,招標公告預算原本只有30億元,現在卻飆升到61億元,硬生生漲了兩倍多,市議員質疑,比較幾個捷運機廠,比新莊機廠規模級數高的北投機廠,造價只要30億元,同級的新店機廠也只要17億元,新莊機廠造價高,是否浮報預算?有圖利之嫌?

    台北捷運工程局北工處長吳沛軫表示,從91年到現在,營造物價上漲已經漲了66%,尤其金屬物料上漲幅度更高達227%,是導致公告預算漲兩倍的主要原因,另外變更設計增加13億元的營造預算,至於綠黨提出分段通車,不可行的原因是,新莊機廠沒有完工儲車空間不足,而分段通車也必須由機廠供電過來才行。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新新聞】第1115  【封面故事】有請監察院新莊捷運 沈婉玉  2008-07-16   

 

延宕多年的北捷新莊線,牽涉到文化古蹟樂生療養院拆遷,引發抗爭,以致工程受阻;而近年原材料不斷上漲,承包廠商已於年初中止契約。捷運局重新招標後預算暴增30億,追加預算說明卻竟祇有簡單幾行,台北市議員徐佳青覺得欺人太甚,建議監院應該先辦捷運局,查查有無弊端。 

 

 

工程延宕賴給樂生,追加預算賴給漲價

 

捷運工程是門大學問,小老百姓不一定看得懂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我們可以試想:如果你家裝修,到處敲敲打打、補東補西,生活極為不便,然而承包的廠商卻一再拖延完工,你會不會生氣?

 

接著,因為施工期一再拖延,而物價一直飆升,拖越久、成本越高,所以廠商要跟你追加款項,你會怎麼想?而物價沒有上漲百分之百,工程款卻要追加一倍,你會不會更生氣?

 

 

 

古蹟拆遷成藉口

 

原料漲後追款項

 

 

當你忍無可忍想要破口大罵時,廠商卻辯稱因為你家中有成員對裝潢的意見不一而使得施工無法繼續進行,你會不會想要找當初規劃的室內設計師算帳?

 

最後你勉強忍著不發脾氣,委曲求全地希望先把浴室做好,讓大家至少可以每天開心地洗個澡,其他的慢慢再做時,室內設計師卻為了堅持自己的規劃沒錯,一定要等到所有的裝潢都完工後,才可以接水接電使用,你,該怎麼辦?

 

捷運新莊線就碰到了這樣的問題。

 

捷運新莊線全長約十九‧七公里,均採地下化型式興建,共設有十六個車站及一座機廠。然而因為其中機廠的興建,因為原機廠預定地上有拆遷樂生療養院的人權和古蹟的嚴重爭議,所以工程祇進行了一部分。

 

然而一個做為維修調度的機廠,不影響整條路線的施工,可以先利用鄰近的蘆洲機場分段通車至丹鳳站,讓新莊市民儘快享受捷運的便利與經濟效益。捷運局北工處處長吳沛軫也在各種場合中,表示分段通車實為可行。

 

依據捷運局目前定案之方案,規劃變更變電站的位置,將變電站改建於機廠北側與樂生院目前範圍無關之廠房周遭,可望解決供電的問題。意即,愈早進行變電站的工程,就可以愈早配合沿線已經完成的土建、機電、軌道工程,愈早進行分段通車,愈早讓新莊市民享受便利與繁榮。

 

依據捷運局的工程進度公告,新莊線沿線工程於九九年皆會完工,所以這個美麗夢想將很快得以實現。

 

然而,針對新莊民眾希望儘快分段通車的願望,捷運局卻表示,雖然有了變電站,但因為設置電塔除了必須再徵收用地之外,電纜線必須經過樂生舊院舍保留區,院民恐怕不會接受,所以還是要等機廠工程完成後再處理供電問題,也就是無法讓新莊線先分段通車。

 

至於機廠工程何時完成,捷運局在網站上以近乎威脅的語氣說,那要看「是否能於九十七年八月取得機廠用地而定」。總而言之,捷運局的意思是倘若樂生不拆、機廠沒有改好,捷運新莊線就不可能通車。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以及青年樂生聯盟的盧同學又疑惑又憤慨地說:「院民完全不反對電纜線經過樂生院區,因為電纜經過之地已沒有院民居住,捷運局根本沒有來問過我們。」相反地,院民們和這些希望保留樂生院區的團體,還一致希望能儘快興建電塔,讓新莊線趕快分段通車,甚至於七月十五日上午至台北市政府前召開記者會,大力支持捷運局所提出之變更變電站位置與興建電塔的方案,希望「捷運分段通、市民省荷包」。

 

……

《詳細內容請看本期周刊》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14(一)國民大會于美人談蘇花高

1800~1900 TVBS首播、2200~2300 TVBSG重播

隔天 10-11、16-17、24-01重播,隔週4-5、8-9、13-14重播

朱子豪【台大地理系教授/從地理地質分析興建蘇花高的利弊】

潘翰聲【環保人士/從環保角度剖析蘇花高對環境造成的傷害】

陳彥伯【資深媒體人/從蘇花高分析歷中上的重要交通建設】

黃光芹【資深媒體人/從蘇花高的興建窺見政治內鬥】

林正義【命理專家/從命理風水解析公路開挖對國家的影響】

 

這個「聊天」節目,朱子豪教授教大家一些知識,地質、地震與安全。

陳彥伯跟黃光芹聊了許多故事,私下我們還談到一些秘辛。

我則談到「安全與速度不同」、「回家與返鄉不同」等等,

當我正正經經地拿圖表說明「國道與省道不同」,

美人姐還是繼續講冷笑話「哪有省到?」,還現一段國文老師的功力。

 

最輕鬆的是談法,應該是林正義:

中央山脈是一條龍,西部阿里山山脈、東部海岸山脈是護衛,

特別是海岸山脈玉石多、能量強,這玉脈加上雪山山脈的金脈,就金玉滿堂!

地下水脈就是龍的血,如果開路沒有開好,血就一直流(雪隧吧、蘇花高應該也是)

他說只要看地形和山脈走勢就可以看出未來開路會不會坍崩,

一條山脈如果被切斷,磁場就亂了,人開車經過反應會不一樣

不管信不信這個道理,順應自然應該是他的核心思想吧!

 

----------------

順便記一下,這幾天的狀況:

7/6劉兆玄重啟蘇花高爭議後,我參加了三次針鋒相對的談話節目。

7/7公視有話好說、TVBS全民開講,不同意見者是施勝郎、傅崑萁、陳揮文。

當天晚上蠻沮喪的,並非因為準備急迫被圍剿,而是人身攻擊式的對話氣氛。

 

7/9趙少康的中天駭客,對謝深山縣長蠻失望的,原本覺得他應該比較可以對話,

我提了馬英九一貫的說法「蘇花高未完工前的這十年,花蓮聯外交通怎麼辦?」

也問了台11線當初拓寬路段反而車禍多,問縣府警察局能不能依往例提出資料,

分析蘇花公路肇事原因、及肇事路段交叉分析,以瞭解是因為坍方、砂石車、酒駕、疲勞,何者才是真正最主要的原因。

「要一條回家的路沒有錯,但是就怕診錯病、抓錯藥方!」

他卻完全不理,還是講他這幾天支持劉兆玄的說法。

問蘇花公路經建會的20億元就地改善方案,他則說公路總局最瞭解狀況,也沒回答。

會不會是故意不修蘇花公路來推動蘇花高?

講東部永續發展計畫,他還是亂說一通。

 

最爆笑的是新三寶之一的費鴻泰,為反對而反對,急著表態,難道是為了爭取平反重回國民黨嗎?

其他名嘴鄭麗文認為應該有中間的替代方案,姚立明不贊成只有花蓮人可以談蘇花高,張友驊也不支持蘇花高。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行政院預計在下週(或8月初)提出「節能減碳政策綱領暨具體行動方案」,這將不再只是生活環保政策宣導的影響力,而更能發揮政府的實質權力,但劉兆玄院長應避免重演穿脫西裝的尷尬,必須徹底展現長期對抗高油價的決心。

 

石器時代的結束並非沒有石頭,而是出現了鐵器、銅器等更有效率的工具。此波油價飆漲數年不止,並非慣稱「石油存量只夠用四十年」,而是石油產出高峰將現;這使得當前以廉價石油為基礎的生活方式無以為繼,誰能做好準備提早進入「沒有石油的明天」,將是未來的贏家,甚至是少數倖存者。

 

面對新問題,不能只用舊方法。但是從目前已經公布的幾項補貼或引導措施,卻欠缺革新的創意,令人擔心劉內閣尚未有大刀闊斧的意念,恐怕拼湊性的行動方案,會多於大方向的政策綱領。

 

國發基金擴大補貼公司購置節能設備優惠貸款,是以政府干預的方式引導企業行為,其效果往往不如市場機制來得立竿見影。節省燃料費的油氣雙燃料車,五月底開始要求改裝的車輛暴增七倍,便是油價結束長期凍漲、回歸市場之後,有長期眼光的聰明消費者自動自發去作。馬總統選前選後一再承諾的「課碳稅、降所得稅」,必須在此綱領中明訂預計實施的時間表,首當其衝的高耗能產業當然會反對,劉揆不僅不應迫於壓力說出「油價高漲暫時不考慮實施能源稅」,反而要回過頭輔導企業轉型,並以北歐實施後,生活環境變好、社會貧富差距縮小、企業競爭力提升的三贏經驗,說服全民樂於接受這項永續發展的政策工具。

 

台電推出民生用電較去年同期減少者提高折扣優惠,如果能擴大價格與日夜級距則市場激勵效果更佳,但政府更應扭轉台灣在太陽能產業「生產大國、消費小國」的矛盾,以低利貸款鼓勵設置,以補貼價格回購來削減夏日中午的系統用電高峰,減少設置大型基載電廠的經濟與環境負擔。特別是建築法規等制度性障礙的撤除,鼓勵都市廣設太陽能板自行發電,可同時減少引電入城的變電所與高壓電塔抗爭壓力。

 

節能的同時即可減碳,馬總統的國家減碳目標需要劉內閣的具體政策來落實,否則在2012年後京都議定書生效時,恐怕會因為應變不及而遭到貿易制裁。而碳揭露計畫(CDP)已是許多大型外資選股的重要參考,國內龍頭大型企業已經被點名而被迫去作,政府也要輔導企業,因應國際金融市場要求企業自我減碳的風潮。

 

交通部門更是不可忽略的重點,高油價已經使西部高速公路流量明顯減少,過去到處開闢快速道路的硬體工程,已經使台北以外的大眾運輸面臨崩潰,更產生偏遠地區與弱勢族群行的權利被剝奪的社會公義問題。地狹人稠的台灣,必須宣示汽機車總量管制的目標,並改以軌道運輸及綠色交通為主。特別是氣候變遷將強化自然環境的限制,人定勝天的道路上山思維將無法駛入高油價的新世紀。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被各界認為已經塵埃落定不再興建的蘇花高,因行政院長劉兆玄「年底之前分段施工」一席話,爭議再起。數個民間團體七日上午在行政院大門口舉行記者會,抗議蘇花高「換湯不換藥」,宣示將再度集結發動大規模抗爭,除了重新開張的監察院,也必定會到總統府前!並送上「黃袍」諷刺劉兆玄逾越院長權限,搶著當總統,海報對聯寫著「劉院長黃袍加身、馬總統承諾破功」,橫批是「誰說了算?」。但行政院拒絕派出代表接受陳情,還在大批警力之外拉起鐵門,陳情書與黃袍就被放在地上不理不睬,證明「老國民黨真的回來了」!

綠黨秘書長潘翰聲抨擊,馬英九在競選期間,對蘇花高信誓旦旦「審慎評估」來騙取選票,選後蕭萬長到花蓮謝票時也表示競選政見裡沒有說要蓋蘇花高,上任後才一個多月卻「馬上跳票」!劉兆玄連環評還沒送件就宣稱年底動工,根本是把環評當橡皮圖章,民間擔心「老國民黨回來了」的惡夢果真成真。行政院把爭議最大的山區路段說成「爭議較小的部分」,決策極為粗糙和草率,具高速道路性質且走蘇花高路線,卻「不是蘇花高速公路」,根本就是用換湯不換藥的文字遊戲來唬弄人民。「請劉兆玄認真做好功課,我們等他來辯論!」。大家都希望安全回家的路,但劉院長所搭的鐵路難道不安全嗎?

環保聯盟花蓮分會會長鍾寶珠指出,不論分開建還是一次建,未來蘇花高總經費將飆破二千億,劉兆玄應該把馬英九「花東地區幸福工程」的第一條「擴增鐵路客運乘載容量」拿出來看,包括7年內完成花東鐵路電氣化及部分路段雙軌工程,4年內增購太魯閣號車輛72輛、達成每40分一班,3年內採購750輛貨車廂載運砂石等。

化作春泥更護花聯盟代表蔡中岳也再次澄清,他們不是環保團體,而是一群關心故鄉、也會回到故鄉的花蓮旅北青年。花蓮不是解決聯外交通問題就會躍上枝頭變鳳凰,但老一輩的政客只會操弄蘇花高,為何劉兆玄在花蓮講蘇花高,車還沒走到台北,行政院竟改口不是蘇花高?這些人為何還繼續用蘇花高掏空花東!?既然「國道基金」可用於替代道路的「省道」,便可用於其他聯外交通及花東內部交通,蘇花高不蓋省下來的錢可以讓花東更好。

太魯閣族學生青年會代表Ciwang也鄭重呼籲,整個社會不該把太多心力放在蘇花高的攻防之上,反而忽略了原住民真正的問題,蘇花高不是花東發展的萬靈丹,政治人物更不該用政治語言繼續撕裂人民。

 行政院所謂「蘇花公路最危險的路段」分段施工並非第一次提出,國工局長邱琳濱先前曾在媒體表示,「以蘇花高的隧道段取代現有道路南澳與和平都設有交流道,可順利銜接蘇花公路」。此南澳至和平段長度約20公里,占山區隧道段的三分之一,佔總長度約四分之一,顯然就是蘇花高的核心部分,而「優先施工」更凸顯政府將蘇花高化整為零「頭過身就過」的企圖,民間團體因而認定這是蘇花高變形的翻版。

民間團體在遞送抗議聲明之後,更指著對面的監察院高喊「等你開門、彈劾高官」,也遙指總統府要求「出來澄清、不要逃避」,預告了未來一系列的大規模抗爭行動。

 綠黨、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荒野保護協會、台灣環境行動網協會、台灣生態學會、化作春泥更護花聯盟、洄瀾夢想聯盟、太魯閣族學生青年會、環保聯盟花蓮分會、荒野保護協會花蓮分會、花蓮縣環保工作促進會、花蓮青少年公益組織、台灣人權促進會、綠色陣線協會、綠色主張工作室、地球公民協會、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松菸公園催生聯盟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8) 人氣()

[緊急動員]7/7上午10點,行政院門口

抗議蘇花高「換湯不換藥」! 

 

 

劉兆玄中午才剛在花蓮說「蘇花高年底之前分段施工」,幾個小時後新聞局長史亞平就擦脂抹粉地說是「蘇花公路的替代道路」、「高速道路性質」、「即使會用到蘇花高的路廊」,但「不是蘇花高速公路」(?!)。這根本就是蘇花高的變形翻版,用換湯不換藥的文字遊戲來唬弄人民,其背後的目的就是為了中國來的「大陸觀光客」鋪路。

 

行政院所謂「蘇花公路最危險的路段」的南澳至和平段優先施工,在69日自由時報的獨家報導中就曾被提出。當時國工局長邱琳濱表示,「以蘇花高的隧道段取代現有道路南澳與和平都設有交流道,可順利銜接蘇花公路」,很明顯就是蘇花高的一段,史亞平卻能徹底否認,其「化妝術」簡直令人嘆為觀止!

 

劉兆玄將蘇花高爭議最大的山區路段說成「環評當中爭議較小的部分」,完全聽信少數官僚的片面之詞,又引用地方利益集團「一條安全回家的路」的口號,就草率做出粗糙的決策,正是在持續下滑的民意危機中被逼急了。中國觀光客來台一直被國民黨視為唯一振興經濟的藥方,偏偏此類觀光客多是低價血拚團,若到花東觀光必以汽車運輸為主,而不是對環境衝擊較小的的鐵道運輸。因而劉兆玄急著推動蘇花高來為中國觀光客鋪路,捨棄馬英九在選舉期間「購太魯閣號車輛72輛,達成每40分一班」的支票。

 

馬英九在競選期間,對蘇花高信誓旦旦「審慎評估」來騙取選票,選後蕭萬長到花蓮謝票時也表示競選政見裡沒有說要蓋蘇花高,上任後才一個多月卻「馬上跳票」!五月底馬在全國NGO環境會議上,自以為幽默地說「還有很多地雷會踩到」,現在劉兆玄到處引爆地雷,環評還沒送件就宣稱年底動工,根本是把環評當橡皮圖章,民間所擔心「國民黨回來了」的惡夢就要成真,同行的環保署長沈世宏就是第一個該被送進監察院彈劾的高官。

panhan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